看書小說網 > 御天劍圣 > 第五百二十一章:步入困局
  該如何才能破局?

  不同于當初南疆那一戰,敖天青這種修為已經臻至六境極限的修士戰力明顯要比常慎等人更加恐怖,攻防無懈可擊,絲毫沒有破綻可尋。

  而最為關鍵的一點在于,越境交戰的情況下,陣法師與煉體者在生命力這一方面存在著本質差別,七殺星陣的力量足以對任何一位天陣師造成威脅,卻難以重創同等境界的煉體者,這是修煉體系不同所致的根本差異,也是她如今陷入劣勢的最大原因。

  對方一定程度上可以無視四周法陣變幻的襲擊,但她卻不得不高度警惕對手的一招一式,稍有不慎便可能受到重創。

  而她也不像其他天陣師那般,擁有能在絕境之下扭轉局勢的領域之力,她能夠依靠的,只有源自于哥哥的力量,和始終站在她身旁的少女。

  如果不是少女與她配合默契的話,她所受的傷會更加嚴重。

  生生不息的造化之氣擋下了敖天青透過法陣間隙的襲擊,攔住了石元荒砸落的猙獰巨錘,也隔絕了周圍水域帶來的絕大部分壓制。

  作為世人公認的最強修煉體系,萬象此刻終于展露出了屬于煉氣士的驚人鋒芒。

  身為煉氣士的她并不會受到四周水域的明顯壓制,甚至還有余力分出部分源氣來恢復陸清月的靈力消耗。

  只不過,這種暫時僵持的局面并不能無限維持下去。

  靈力的恢復速度終究趕不上消耗速度,越往后拖,陸清月的力量也會變得越發虛弱。

  同心道則能夠化為磐巖之力與守護道則不假,但這種能力只能用于出奇制勝的關鍵時機,況且磐巖之力的特性實在太過霸道,身為陣法師的陸清月根本無法長時間維持。

  更何況,即算能夠長時間催動磐巖之力和守護道則的力量,她也很難將道則神異運用得像陸長歌那般嫻熟。

  一旦她的力量被削弱至某種程度,恐怕便徹底失去了與敵人對抗的能力,而若是四周法陣不再生效,僅憑萬象也難以獨自同敖天青三人交戰。

  到了那時,原本僵持的形勢必然徹底失衡。

  “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了,慕容姑娘。”

  浮沉的水流彌漫在天地之間,靈力化為萬千華光緩緩灑落,一道貫徹蒼穹的浩瀚法陣也是逐漸成型。

  “即刻離去,方某不會出手阻攔。”

  聲音自遠處擴散而去,方清云緩緩放下手中羽扇,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之色。

  既已踏入戰場,孰生孰死自然各憑手段,他并不怨恨對手重創了自己,因為換做是他也同樣會這么做。

  看得出來,他并沒有下死手,或許是顧忌對手魚死網破,又或是不想把事情徹底做絕,終究還是留了一分余地。

  “……”

  聽到方清云的話語,仍在同兩女交戰的敖天青與石元荒也沒有出聲反駁,似是默許了這個提議。

  魚死網破非敖天青所愿,即算如今優勢明顯,他也不會認為局面一切盡在掌握。

  高階修士之間的搏殺本就瞬息萬變,而對手在絕境之下究竟能爆發出何等力量,沒有人知道。

  至于石元荒的話,敵人的死活向來不是他會重視的事情,他只是不在意這些而已。

  “清月姐……”

  看著陸清月嘴角的那抹血痕,萬象用力握住她的手,聲音逐漸弱了下去。

  并不是因為對手的提議而動搖,而是在擔心陸清月的狀態。

  即算以陸長歌的體魄,極限催動磐巖之力都會有肉身崩壞的趨勢,對于陸清月而言,這種力量無疑對身體是一種傷害。

  陸長歌尚且能以恐怖的自愈能力來恢復,可她呢?

  “……”

  鮮血自緊抿的唇邊留下,陸清月朝身旁面露憂色的少女搖了搖頭,俏臉閃過一抹決然之色。

  “沒事的。”

  若非殊死相爭,執意離開的話,對方能留下她們的概率并不高,可這一退,先前她們一切努力所積累的大好形勢便只能盡數付諸東流。

  一直以來,都是哥哥站在身前為她遮擋風雨,難道兩人剛一分開,她就只能選擇逃避,讓哥哥失望了嗎?

  絕無可能!

  原本逐漸渙散的靈力再度沖霄而起,一陣紛紛揚揚的雪花突兀自空際落下,重新凝聚的陣紋緩緩浮現在少女纖細指尖,勾勒出一道玄奧的圖案。

  五指用力緊握,陸清月神色盡斂,取而代之的,只有那驚人的寒芒。

  “還不到走的時候。”

  “事到如今還有余力交談,本座倒是些佩服慕容統領的魄力了。”

  看著兩女的動作,敖天青嘴上雖是稱贊,可眼神卻也徹底冷了下去。

  真是冥頑不靈。

  轟!

  只在交涉失敗的剎那,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轟然回蕩在天地之間,雙方都很清楚,不可能會放過這種能夠取得優勢的先機。

  四周空間一陣波動,石元荒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不過眨眼便已是迫近了兩女身前,手中巨錘悍然砸落。

  砰!!!

  血煞之氣宛若狼煙肆意蔓延,卻又很快像是遇見了一堵屏障般朝兩邊彌散開來,巨錘并未落在實處,而是被那略顯虛幻的造化之盾擋在了空中。

  “強行催動超過自身極限的力量固然危險,卻也意味著更明顯的破綻。”

  幾乎是在二者交鋒的同時,敖天青眼中冷厲之色大盛,靛青龍戟隨其身形化作長虹劃破空際,直指陸清月心口而來。

  縹緲的靈力凝為魂海浮沉,四周紛飛的冰雪扭曲了敖天青的視線,可他卻仿佛對自身靈魂的迷失渾然不覺,力道絲毫未減,一抹妖異的龍紋在眉心驟然浮現。

  “破!”

  龍紋閃爍不過一瞬,四周陣紋像是被流水沖刷一般變得模糊,而陸清月身前的靈力也迅速崩解,失去了原有的玄奧氣息。

  只要時機把握準確,敵人在窮途末路時的決死反擊恰好能成為破碎其最后一絲希望的致命破綻。

  龍紋破陣,龍戟破敵,在交涉過程中敖天青便預想過會是如此情形,而現在只是將預想中的畫面重演一遍而已。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