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495.節節勝利
  雪怪攔在了一群海妖的身前,七十余只海妖基本均是七階,臉上顯而易見地不忿與屈辱之色。

  包括尤妮絲在內的三位下落不明,余下四位領袖在通訊中發聲,建議暫時退出晨曦領,重整旗鼓。

  海妖群體的混亂正在蔓延,贊成“暫時”撤退的海妖與不愿意撤退,認為應該一鼓作氣的海妖通過通訊法陣激烈的交換著意見,兩派海妖的爭執甚至干擾了部分有急迫需求的海妖。

  伴隨著其中一隊領袖順利帶領沿途收攏到的同族離開晨曦領的消息傳來,爭執、咒罵的聲音更大了。

  不少海妖根本無法弄清自己究竟處于晨曦領何處,坐擁紅焰山脈大片地域的晨曦領擁有豐富的地形,有的海妖報告自己在沼澤地中,有人報告自己處于不明礦坑中,還有人聲稱自己在森林中完全迷路。

  這是一場巨大的混亂,如今的海妖別說戰斗,就連有效的組織能力都開始崩壞,隨著一個個擁有通訊法陣知識的海妖陣亡、被俘獲,余下的海妖對信息的接收趨近于零,那些顯眼的魔法信使成為了晨曦領辨識他們所在的信號燈。

  討論如何一起撤退的海妖中,雪怪眼前的這群高階海妖卻在逆行,他們通過現有的地形圖摸索著穿越了大半個晨曦領,在小心翼翼避開森精大軍后找準了方向,目標直至晨曦城堡所在的核心區域。

  雪怪突兀的現身讓所有的海妖為之一凜,他們第一時間認為遇敵,因為雪怪沒有長尾,但視線一抬卻由能看見他渾身上下遍布的堅硬鱗片,流動的元素之力凝實如霧,這些都是海妖的種族特征。

  “放下你們手中的俘虜,離開吧。”雪怪注視著這群高階海妖束縛著一同行動的晨曦領成員,輕飄飄地命令。

  “你是深綠一族的?”警惕心大起的高階海妖順勢取過一位人質,把手拍在她的后腦上,“幫助我們確認晨曦領主堡的方向,我可以向我們的主為你們申請新的身份,不用再做流浪海妖。”

  成為人質的晨曦領成員極不安分地掙扎著,他們雖然不知道雪怪是誰,但看語氣似乎站在晨曦領一側,因此不斷試圖向他發出警告。

  他們整個小組都是在戰斗中被生擒,對方的魔法可謂是登峰造極,戰斗經驗也與之前與路路大人一起屠殺的個體有著天壤之別。

  這群高階海妖,全部都是精英!

  幾乎是在被俘獲的一瞬間他們就知曉了自己沒有被當即殺死的原因——他們是最棒的人質,能夠在接下來的對戰中讓晨曦領的人投鼠忌器,甚至是用以交換晨曦領在戰斗中捕獲的海妖。

  粗長的尾巴重重地抽打在人質身上,為首的海妖怒喝:“劣等種,閉嘴!”

  雪怪眼神冰冷:“看來你沒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請求你們,而是…命令。”

  無形的寒意傾瀉向四周,盛夏的夜晚寒風呼嘯。

  “動用魔法,這些劣等種,你們不想要了嗎?”

  雪怪的身影變得模湖,殘影一閃,為首海妖的手臂跌落地面,雪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人質順勢前行,輕而易舉地從幾只目瞪口呆的海妖手中奪走了剩余的七名人質。

  雪怪過處,白霧森森,冰寒刺骨。

  盡管晨曦領的眾人也凍得瑟瑟發抖,但此時他們的反應與不遠處的海妖一般,用看怪物般的眼神注視著雪怪。

  血液從被冰霜凍結的斷臂處噴涌而出,海妖的臉驟然扭曲,哀嚎不止。

  雪怪驅散身體四周的寒意,將魔力點燃,為人質們驅寒,他冷漠地注視著那只海妖猙獰的臉,面若寒霜地鄙夷道:“劣等種……我討厭這個詞。”

  “你們該慶幸我不喜歡屠戮同族,否則掉在地上的就不會是手掌,我相信你聽說過我將冰雪自人的喉嚨灌下,再用長槍攪碎他軀體的事跡…”

  雪怪環視海妖們,冷聲說道。

  “即便是被你們所唾棄的梅利亞斯,其統治者也只會為了區分而劃分出優于人族的種族,而不會刻意強調劣等種,你們甚至不如那只腐朽的巨鸮,是什么讓你們傲慢至此,折辱一群在正常戰斗中勝于你們的種族?”

  “自詡高等種族的你們踏上岸尚未站穩腳跟,卻已開始學習那些愚蠢、傲慢的種族輕視所見的每一個種族,誰給你們的膽魄與勇氣叫板一群從血與火中艱難取得生存空間的種族,你們不覺得恥辱嗎!”

  又是一陣寒風卷過,這一回高階海妖們齊刷刷反應過來,依靠強大的魔力共鳴將雪怪的吹雪擋于身前。

  “你……是雪怪?”

  看著開始飄落的飛雪,終于有高階海妖認了出來,雪怪的名字開始被每個海妖念起。

  有海妖看了看被雪怪庇護在身后的晨曦領俘虜,鼓起勇氣向前一步,無比忐忑地問:“雪怪前輩為什么要庇護晨曦領?據我所知,您在漫長的時間中,只是梅拉歷史的旁觀者,為了做出改變甚至引來了浸染之靈。”

  “離開這里,你們的經驗、戰斗技巧、實力都讓我感到欣慰,不該愚蠢地靠向未知、觸及死亡。”雪怪給出了最終警告,“活下去,把這種戰斗的知識教給同族,時代正在變化,那種悠哉悠哉就能生活的時代將暫時離海妖遠去。”

  “真的……沒有勝算?”

  “在傳送法陣開啟前,你們有,現在已經沒有了。”

  與雪怪對峙良久,高階海妖們齊刷刷向他施了一禮,而后神情復雜的順著雪怪所指方向離去。

  ……

  ……

  青葉精靈的突然出現著實讓路禹感到意外,之前就聽說青葉的老族長命不久矣,以至于青葉在被楓血步步緊逼至懸崖邊上時都只派出了使者前來求援,而此刻他們竟然在投影中看到了這位老族長的身影。

  老族長高舉著手中又草木元素精粹鑄成的手杖,晶瑩的綠光在他與身后那只巨型樹精之間架起了一道綠意盎然的光河,大量的蝴蝶從中飛出,與數不盡的飛鳥構成了森精隊伍的眼睛。

  樹精身體上的藤蔓掛滿了戰利品,一只又一只戰敗的海妖被包裹成繭,困于其中。

  路禹下意識看了看塞拉,但塞拉也在看他,意識到雙方都沒有對青葉精靈發出邀請后,他們明白了什么。

  一只青葉信使依靠熟悉地形,穿越了混亂的戰場來到了晨曦城堡下,在被守護兩側的人偶引領進入后這才朗聲宣布了青葉老族長的決定。

  除開一部分精銳留守族地,隨時準備帶領年輕的森精遷移離開,青葉這一次全族上陣。

  當信使康慨激昂地說出一切皆是為了回報晨曦領贈予模板的恩情后,主控廳的兩人對視一眼,嘴角上揚。

  看破不說破,無論如何,青葉確實在豪賭,那么路禹也相信著其中摻雜著報恩的成分。

  凋像發出蜂鳴,路禹下意識拿起,路路歡呼雀躍的聲音讓他緊繃的心立時松了下來,展顏一笑。

  “你猜猜我遇到了誰,遇到了誰!”

  “青葉的森精對嗎,我們已經看到了,他們舉族來援,很有魄力啊。”

  “森精?我說的是夏蕾姆,她就在我身邊”路路說著說著有些哽咽,“在確認我們都安然無恙后她就睡著了……路禹,我不理解她為什么要這么折磨自己,不敢相信,她竟然沒有用魔法,就這么徒步穿越了大半個梅拉來到了晨曦領……新綠說她不僅精疲力盡,而且魔力也異常紊亂,不知道這一路都遭遇了什么。”

  路禹錯愕地半晌想不出該說什么,在一旁的塞拉因為分心險些給出錯誤的指令。

  許久之前晨曦領就不再主動收集北境的信息,路禹對羅耶很失望,但卻無能為力。

  每個人都會做出自己的選擇,你身為朋友阻止,勸說了,他卻一意孤行,路禹還能怎么樣?

  路禹以為夏蕾姆會跟隨在羅耶身旁,繼續當,但作為最了解羅耶的人,她也許受傷才是最深的。

  強烈的自毀傾向已經出現在了夏蕾姆的身上,她正在懷疑自己近十年來的抉擇,進而懷疑自己。

  “天快亮了,德彌到底行不行啊,為什么還沒有信息。”霧妖都囔著,變成了一旁被捆成粽子的尤妮絲模樣,還怪模怪樣在她面前晃來晃去,挑動著尤妮絲脆弱的神經。

  “不急,我們還有時間再扣留一些海妖,等到德彌來談判,你說我們順勢要個什么價好?”路禹壞笑道,“為了她的計劃,這些報價她總要接受吧,不然怎么建立起威信?”

  塞拉通過法陣向正在運作的人偶下達了新的指令:“你說得對,活人比死人有用,我們得多攢一些物資。”

  天微微發亮,那一抹魚肚白提醒著晨曦領內分散在各處的海妖時間已經過去了一整夜。

  原本以為只需要一夜就能把人數稀少的晨曦領徹底抹除,然而情況與他們設想的截然不同,已經有兩隊聯軍領袖帶領沿途收攏的族人退出晨曦領,他們所謂的重整旗鼓再返回也遲遲未見蹤影。

  海妖的通訊凋像中傳出的盡是一些不太美妙的消息。

  巨龍從天而降拍碎負隅頑抗的個體:自我介紹為霍古的個體出場就燒死了兩只七階海妖,并嘎嘣脆的享用起他們燒焦的軀體,一臉嫌棄地吐槽難吃。過于駭人的形象令不少高階海妖為了掩護同伴撤退集體向霍古發起了阻擊,應該說這是海妖在晨曦領一戰中最為成功的集火,身形龐大的霍古被硬生生從半空中打了下來,引發了紅焰山脈的地震。

  破魔人偶集群狩獵:他們不再肆意的虐殺海妖,而是開始盡量俘獲仍有行動力的個體,并拖向晨曦領深處,那些未曾在高階海妖庇護下的個體正一個個悄無聲息地消失。

  擬態召喚物悄無聲息完成致殘:會說話的石頭、樹林、花、河流、地面給海妖造成的心理損傷極大,如今海妖已經到了風聲鶴唳的地步,見到會動的玩意都要言靈齊射,因此導致的誤傷率正在直線飆升,大量的海妖短時間內無法大范圍活動,只能報團取暖。

  巨大化的元素召喚物引發了大范圍的凍傷:雖然只出現了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巨大化冰霜元素卻讓撤退途中的一位聯軍領袖險些被重創,如今被它攻擊地區域仍然萬物冰封。

  奇異的藥劑讓不少海妖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海妖已經懷疑自己被晨曦領當做實驗體使用,因為不只一個海妖在投放魔藥的人口中聽到“試制”,“你看這個標志,勁更大,用這個”,以及恐怖的“失去戰力的海妖領主們下命令要盡量抓活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仍在晨曦領內的海妖怨聲載道,他們通過魔法信使、通訊法陣不斷得知有海妖撤離了晨曦領,即便他們不斷的發送信息,卻始終得不到回應。

  一天過去了,并未攜帶食物的海妖們只能冒險萃取元素精粹,或是捕捉偶然間路過的一些史來姆補給能量,治療傷勢。

  通訊法陣內“重整旗鼓,再戰晨曦領”的援軍依舊不見蹤影,不知是誰接手了外界的統籌,發送的消息來來回回盡是“正在做了”,“隊伍集結中”,“要堅持住”等言論,讓被分割成無數團體,茍延殘喘的海妖們怒火沖天。

  “我就說大族不可信任,他們只是在拿我們的命為自己的族人謀取生存空間,說什么會分給我們的族人一些位置都是謊言!”

  “大族一定都撤出去了,只剩下了迷路的我們還在這里擔驚受怕!”

  “你們在說什么,我就出身于沉默礁石,我也是大族,為什么在這里?”

  “那只能怪你運氣不好了,反正大族一定都出去了!”

  “你這個海妖叛徒。”

  “你們這群大族的蠢貨!”

  通訊法陣和信使內激烈的交戰使得讓偶然間獲取到消息的塞拉忍俊不禁。

  在生存危機面前,大族、小族,不同階級身份的矛盾通通露出了水面,沒有了大海的包容,自由自在的海妖也變得和他們接觸的種族一樣了。

  塞拉順勢觸發凋像,聆聽信息。

  “這里是德彌,海妖暫時達成了統一意見,但在我成為海妖的臨時領袖這一點上仍需一些努力,因此可能還需要一天時間,我希望你們暫時停止對晨曦領內海妖的襲擊,讓他們能夠有序地退出晨曦領,并且示意那是我所做出努力。”

  塞拉看了看路禹,比了個請的手勢。

  “德彌女王,這當然不是問題,但這么做,我們晨曦領是否能獲得更多的東西。”

  “你想在我們的協議外獲得什么?”

  路禹低聲把自己的報價說了出去。

  德彌長久的沉默著,而后以聽不出情緒波動的聲音回復道:“我需要考慮一番,這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事情。”

  通訊終止,塞拉伸出手和路禹擊了個掌。

  “她會答應嗎?”塞拉明知故問,嘴角已是藏不住笑意。

  “當然。”路禹笑著說,“晨曦領是讓她將海妖部族從零散凝聚為‘一’的助力,我們未來還會合作,她清楚地知道這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