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470.邀請塔妮婭
  “不…也許我們不用通過米萊。”路禹突然有了別的想法。

  “不通過米萊,我們還能通過別的渠道?”璐璐問,“晨曦領在外只有她了,難道你想親自上陣?我倒是無所謂,很早之前我就想給學派送幾發大火球了,但是你什么時候這么奔放了?”

  塞拉抱著胸斜視路禹,她打心底里不相信路禹會在這件事情上帶著晨曦領沖鋒陷陣,在很久之前他們三人就對環境現狀有過討論,而討論的結果與勞倫德在書稿中所寫的一致。

  “任何主動破局的行為都是危險,且毫無意義的,閉塞的根本原因在于魔法師掌握的力量與普通人嚴重不對等,已經無法將尋常個體與魔法師對比,兩者不能稱之為同一物種。魔法師對于普通個體的些許庇護并非是把他們當做人,而只是異化的‘獸’。”

  “因此魔法師追求的是地位的永恒,而不再渴望變數,這種畸形已經與高度扭曲的慣性融入到梅拉學派的每個角落。”

  “現有的世界運行邏輯中,只要魔力尚存,生產力仍然與魔力高度綁定,那么魔法就是應該被擁抱的對象,除非誕生了更優秀的生產力取而代之,但現存規則下,這樣的力量從未出現過。”

  身為教皇,勞倫德站在了梅拉的最頂點,俯瞰著腳底下運行的規則與秩序,他對一切了如指掌,意氣風發為教國帶來了無數改革的他卻面對這一現狀無能為力。

  他將自己所能動用的一切力量都壓上,將每一個細節都假設為完美執行,依舊逃不過失敗的定局。

  在與貓荊推衍結束后,他燒毀了許多早已想好的改革方略。

  即便是德高望重的教皇,也無法對抗綿延成百上千的慣性,以及客觀規律。

  唯有“變數”能摧毀這一切,一個能夠動搖現存魔法師高度抱團,學派林立體系的變數,一個消除力量差距,普通人能讓魔法師流血的變數。

  勞倫德什么都算到了,但他沒能等到,因此書稿中無數的告誡均是留給三人。

  變數到來,根基動搖,秩序出現裂痕之際,依舊要小心謹慎,舊時代高塔中的住客必不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所掌握的一切灰飛煙滅,他們的瘋狂足以令人膽寒,為了將一切矯正回“正確”的軌道,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

  “我當然不會打頭陣,現在學派仍在努力地修正著即將失控的馬車,渴望一直被鞭子鞭笞的馬匹聽話,如果這時候晨曦領唱反調,學派的親切問候會接踵而至,我不能帶著晨曦領如此冒險,至少不能是現在,這個學派火力最猛,積極性最高的時候。”

  “可你打算找誰打頭陣?”塞拉思索了一圈,也沒想到合適的冤大頭。

  教國?

  安東尼奧守成守得固若金湯,勞倫德對他的批語簡直精準得可怕,無論是浸染之靈,還是開始動蕩的如今,教國境內依舊安安穩穩,糧價、物價始終穩定,禱告、祈福聲每日不斷。

  求穩便是安東尼奧的主要方略,任何激進的舉動都不會被他采納。

  斯萊戈?

  全梅拉腦回路最奇妙的皇帝諾埃爾,他對于作死的興趣也不大,站在學派對立面只會給他增加無窮無盡的煩惱。

  諾埃爾的人生目標就是美少女、享受,為了這點愛好,他才迸發出無窮無盡的精力與毅力打理好國家,深諳國家穩定自己才能爽一輩子這個道理的他或許會在其他事情上與路禹稱兄道弟,但伱讓他和學派唱反調……

  科德佐恩和打成碎片的梭倫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能沖鋒的樣子,路禹的人選難道來自異族?

  路禹嘴角上揚:“這個人你們都認識。”

  “總不能是你的前朋友,那位據說正在與黑鸮帶領的隊伍戰斗的羅耶吧?”塞拉愕然,“他已經自顧不暇了,塔妮婭、澤尼爾、狄維克這三人開戰是內戰,但是羅耶不是,黑鸮出手他的勝算很低,你就算把機會給他,讓他臨死前賭一把又能賭多大?”

  “我指的是塔妮婭。”

  房間安靜了下來,窗外吹進來的風拍打在每個人臉上,涼絲絲的感覺拂去了璐璐和塞拉臉上的木然。

  “你在開玩笑?”

  “我認真的。”路禹堅定地說,“她是最合適的人選。”

  塞拉激動了起來:“搞清楚,這是個自私自利的家伙,是個演技良好的演員,她愛民如子只是假象,親民也是假象,那張還算漂亮的臉蛋下面不知道套著多少副面具,就像是一只樹妖化形的怪物!她可以演,可以裝,但不會真去為了一塊招牌沖鋒陷陣,與學派為敵!”

  路禹知道塞拉對塔妮婭有著無窮的怨氣,那是基于自己所愛之人受到欺凌后所爆發出的情感,因此路禹沒有反駁,讓她完整地發泄了出來。

  捂著額喘著氣,塞拉偷瞄了一眼璐璐后,猛地嘆了口氣。

  “抱歉…你說得對,她確實是合適人選。”

  “我就知道你能理解。”路禹笑了,但是隨即他便心虛地,小心翼翼地瞟了璐璐一眼,發現她只是茫然地聆聽著對話,便把心放了回去。

  兩人已有決定,正打算做璐璐的心理工作,誰知璐璐卻大大方方地說:“是我們去找她,還是讓她來找我們?”

  看著兩人有些不知所措,璐璐不以為然地揮揮手:“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過去了就讓他過去,現在的我見到她,不會有什么特殊的情緒了……畢竟,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不過……我個人是希望能把她請過來的,就當做是滿足我的一點私心。”璐璐說,“我想讓她知道,現在的我,過得比以前好多了,而這一切都要感謝她放棄了我。”

  璐璐看著路禹和塞拉用眼神交換意見,在心中幸福地想:“如果不是你將我舍棄,我也許無法遇到路禹和塞拉,更不可能跟大家一起建立晨曦領。”

  “無論如何,謝謝你,塔妮婭。”

  ……

  ……

  綠蔭領,領主宅邸。

  塔妮婭舉著信紙,照明水晶柔和的光灑在信紙上,她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在書房里踱步了一圈又一圈。

  那秀氣的字跡她依舊記得,相處近十年,璐璐的書稿她可以隨意翻閱,曾經的她對自己沒有隱私可言,璐璐總是笑著把最新的成果,毫無保留地展示給她。

  赤紅就站在一旁,沉默無言。

  信的內容很簡單,邀請塔妮婭前往晨曦領一敘。

  附注:請把保密工作做好。

  這一行字,是塞拉寫下的,像是在督促不成器且屢屢犯錯的下屬要小心謹慎,言語之間的不耐煩甚至讓塔妮婭隔著信紙看到了她那張臉,這也讓整潔的信紙上出現了不少褶皺。

  一直以來縮在整個梅拉西南角落里的晨曦領都保持著封鎖狀態,揮之不去的神秘吸引了不少知曉“暴食者”存在于此的人造訪,但均被那道無形的屏障所擋。

  塔妮婭想不明白晨曦領發出這次邀約的用意何在,璐璐在信中特地寫出了“我們可以當面談談”。

  人就是這么奇怪,曾經擁有時不珍惜,失去了后悔莫及,想方設法希望補救。

  但當真的有了那么一線轉機,塔妮婭滿腦子思索的都是“這里是否有什么陷阱”。

  得知晨曦領的信使仍在,塔妮婭召見了她。

  換上了一桌新的茶點,拿出了最好的茶水,塔妮婭強壓下內心的好奇,悠然地抿著茶水,但在看到來者的一瞬,她站起身。

  “西格莉德?我從倫德爾那聽說過你,似乎是晨曦領的管家。”塔妮婭親自為西格莉德拉開了椅子。

  這個動作讓書房中的幾名近衛眼神鋒利如刀。

  西格莉德只是笑了笑,卻沒有坐下,她恭敬地施了一禮,問:“請問塔妮婭陛下是否看完了信件,可否給我一個答復,晨曦領事務繁忙,我必須回去了。”

  面對單刀直入的西格莉德,塔妮婭沉默片刻,拿起信件晃了晃:“我想問,這份邀請,是出自璐璐之手嗎?她是否還有別的話想要對我說?”

  “確實出自璐璐大人之手,她說你看了信件后會有所顧慮找我詢問,因此提前告知了我一件事。”

  “在璐璐大人父母去世的那段時間,她在學院受到了歧視,你不僅動用關系幫她解決了后顧之憂,而且還帶著一籃子糕點,拉著她上了學院的觀星臺數星星。”

  塔妮婭扭過了頭,視線已經飄向了窗外。

  “璐璐大人說,被你舍棄時,她曾無數次想起那個夜晚,你們把天上能看到的星星都起了自己喜歡的名字,并約定以后繁星滿天的夜晚能夠一起站在星空之下,回憶那些隨性而起的名字。”

  “塔妮婭陛下,璐璐大人一直都記得與你共處的那片星空,只是不知道,你又能記住那片星空的多少?”

  總是有些話能不經意間穿透重重心防,鉆進心里最柔軟的地方。

  當年的大家都還小,顧慮、思考的事情也不多,無憂無慮,自由自在。

  可惜,人是會長大的,沒人能夠一直當小孩。

  塔妮婭閉上了眼睛,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眼睛中的動搖,再睜開眼睛時,她又變回了那個受眾人崇拜的“陛下”。

  “還有嗎?”

  “除此之外,路禹大人說,你可能順口提出改變會面地點。”

  塔妮婭哼了一聲:“話都讓他說了,真是有趣。”

  對于路禹,塔妮婭全無好感。

  “回去答復璐璐,在我安排好一切后,會立刻啟程,正好,我也想見識一下晨曦領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值得勞倫德教皇托付。”

  西格莉德離開后,塔妮婭的近衛單膝跪地:“陛下,這其中會不會……”

  “不會,璐璐是個念舊的人,即便她可能有所改變,但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向我下手。”

  “赤紅,把七階的魔法師召來,與我一同出行晨曦領。塞拉那個家伙,一定不會錯過這個向我展示力量的機會,但我們綠蔭領,又怎么可能比晨曦領差?”

  “偏居一隅,有限的土地與貧瘠的資源,又能誕生出多艷麗的花朵?”

  留下早就培養好的替身臨時掌管一切,塔妮婭無聲無息地與親隨偽裝成了行商,走上了由她親自下令打通的商路,只不過,這一路她們沒有停歇,幾乎是第二天便踏入了紅焰山脈的范圍之內,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迫不及待是塔妮婭的真實內心寫照,她有太多太多的東西渴望在與璐璐見面后確認,她甚至在思考兩人的關系是否在某些方面仍有轉圜的余地。

  當來到晨曦領魔法屏障的外圍后,她紛亂的思緒停歇了。

  赤紅感知了一番,神情凝重:“威力巨大、布置縝密的防御性法陣,如果貿然進攻,我們所醞釀的魔力將會被法陣緩沖并吸收,最終成為反擊的能量。”

  “我們目前所看到的景象也并非真實的,這只是魔力的投影,硬闖只會原地踏步,并兜兜轉轉回到原點。”

  “如果我感知的足夠細致,組成屏障的魔力正在流動,這種流動極其自然,應該是通過水準極高的法陣進行周轉,鑒于整個晨曦領的范圍龐大,能夠將其全部置入保護區域……布置這個陣法的人所掌握的知識,令人畏懼。”

  塔妮婭皺眉:“我聽說過,塞拉是個十分出色的魔法師,她學習過破解魔法陣、刻畫魔法陣等復雜的技藝,并且在人偶制作方面也有過一定的涉獵,這難道是她的手筆?”

  赤紅搖頭:“這些魔法陣互相嵌套,彼此并不沖突,光是運行的穩定性便超越了我所見的大多數,功能越復雜的魔法陣越容易在運行時出現魔力的互擾現象,最終導致魔力流如同湍急的水流,在不經意間將巨大的魔法陣崩解。”

  “而僅僅我們所目睹的這處法陣…陛下,它便有著四個互不干擾,各自運轉的特殊功能,并且它們屬于同一個魔力循環之中。”

  (本章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