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465.塞拉的秘密禮物
  手捧著卷軸,青葉一族忐忑而又有些興奮地離開了。

  半天后,盧塔爾巨人使者謙卑地造訪,懷著與青葉一族同樣的心情離開了。

  大廳內,路禹自斟自飲,享用著甘甜的茶水,心情不錯。

  路路托著腮,晃著腳,面對路禹順手喂過來的一塊糕點,下意識張開了嘴——她已經習慣了被這樣照顧,胃口也被養得好了不少,可惜身高依舊只有微弱的增長。

  同樣習慣的還有西格莉德,她無視了這兩人親昵的舉動,呼出一口氣:「這樣合適嗎?」

  「你指什么?」

  「新的模板,就這么提供給了他們一份。」

  管理著晨曦領龐大的物資,西格莉德總是精打細算,并且把「晨曦領的東西」看得很重。

  路禹很贊賞西格莉德的工作態度,他笑著解釋:「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這是必要的流通,外界需要一個線頭,正式摸索到新召喚儀式的力量。」

  「激活他們的探索熱情是很有必要的,【擬態植物】的獲得就源于一個巧合,僅憑晨曦領召喚小組的人數,想要完成數量龐大的嘗試,并恰好尋找到世界意識帶來的改變,這其中需要的時間與精力堪稱恐怖,恐怕窮其一生,我們也無法學到更多的模板,只能如同死水潭中的小魚般在有限的區域內游動。」

  「只有愿意嘗試的人越多,摸索到我們尚未擁有的新模板的概率才會變大。」路禹說,

  西格莉德說:「我指的是,模板提供出去,存在的風險性。」

  路路張著嘴巴等待路禹投喂,聽到這話,抬起了頭:「你認為青葉會生起不該有的念頭?」

  「這么些年的經歷告訴我,像你們這樣的人總是少數,惡念總會伴隨著力量的增長而增長。」西格莉德說,「何況一個部族思考問題必然不會以個人的視角出發,而是會以群體利益為指標,當他們覺得傷害晨曦領也能得到更多時,我認為他們會去做的。」

  路禹給路路剝開橙子,把橙瓣喂入她的嘴里,漫不經心的說:「他們還是擔心能不能戰勝楓血吧,我能給他們勝算,也能讓他們一無所有。」

  「召喚的力量,遠沒有他們想的這么簡單,我有種感覺,新召喚除了模板,仍有其他的力量未曾被摸索出。」

  回到自己房間,薄暮和寒綠已經提前等候著了,不過臉上表情有些別扭。

  「怎么了,這是召喚失敗了嗎,愁眉苦臉的?」路禹熟練地洗著茶具,準備給她們泡茶。

  遲疑了一會,薄暮開口了:「師父…你把【擬態植物】送給了精靈和巨人?」

  路禹嘴角微揚,斜了兩人一眼,把手中的茶杯遞了過去。

  「你們是覺得不該這么做,心里膈應得慌,對吧?」

  薄暮和寒綠不約而同玩起了手指,她們知道路禹做事必然有著自己的考慮,但心底里仍然認為這是屬于晨曦領的知識,不該與外人分享,尤其是魔力潮當下。….

  路禹問:「你們覺得,對藥劑師這一職業,做出貢獻最多的是誰?」

  薄暮和寒綠面面相覷,藥劑師的知識傳承至今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每一次變革都會有人推動煉藥進步,誰才是那個貢獻最大的人眾說紛紜,學派尚且爭論不休,對此知之甚少的她們又如何能回答。

  「其實答桉擺在明面上啊。」路禹提醒。

  還是想不出的兩人搖頭,等待解答。

  路禹微笑著說:「是那些無法被書籍記載,籍籍無名的普通藥劑師。」

  「大多數成功的魔藥配方背后,是無數藥劑師勞心費力,投入大量的素材一點點嘗試的結果。」

  「就像是不斷往杯子中注入水,而水

  終將滿溢而出,不少以配方聞名,成立組織,聚攏學徒的魔藥師其實只是完成了最后的臨門一腳,在他之前,是不知凡幾的凡人為他的成功作了鋪墊。」

  「我問你們,你覺得這究竟是最終成功的藥劑師的功勞,還是那些孜孜不倦探索,試圖靠近知識的普通人的功勞?」

  路禹抿了口茶:「我翻閱了眾多書籍,確實存在著驚才絕艷的人,以一己之力生生開拓出了大量未知的知識,比方說薩耶爾、凡妮莎,他們超越了時代,甚至可以說能夠引領時代,但這樣的人總是少數的。」

  「大多數的知識進步都源自于無名者向上攀登迸發出的勇毅與智慧之光,是他們將知識的高塔一點點壘高,令后人能夠不斷登高望遠,接觸到更為精妙的魔法,接近魔法的真實,只不過他們的名字不會寫入任何一本書稿,榮譽也恰好被最后一位給杯子里添水的人拿走。」

  理解了路禹所表達的意思,兩人一臉崇拜地注視著他。

  梅拉,極少有人愿意承認自己的知識源于無數奠基者,他們更愿意宣傳自己的天賦與卓越,血統論一度很有市場。

  兩人走后,懷里抱著守宮,肩膀頂著守宮,頭頂還趴著小蝠鲼的須臾慢悠悠地從天花板飄落。

  「她們看你的眼神里多了幾分敬仰,我能感受到。」

  「那她們還是不夠成熟,我也是個自私的人。」路禹自嘲道,「好了,你休息好了嗎,該繼續品鑒汽水了,今天我打算用一些梅拉特產野果調配。」

  ……

  ……

  路禹朦朦朧朧的醒來,小聲的呢喃聲令他逐漸清醒。

  小暗趴在自己的胸前,觸手顫顫巍巍地按著路禹的臉蛋,生怕力度大弄疼了他,而在小暗身體里的霧妖則是急得不行:「快些,快點醒啊,你稍微用點力啊!」

  路禹一激靈,直挺挺地坐了起來,警惕地環視四周,確認沒有嚇人的人偶后才勐地松了口氣。

  月光灑在窗沿,微風拂動窗簾,四周一片寂靜,就連進入夏天后開始活躍的夜蟲也收斂了歌喉,進入了夢鄉。

  捂著有些昏沉的腦袋,路禹問:「霧妖,這是在做什么?」….

  「剛才塞拉偷偷摸摸離開了城堡,手里還抱著被黑絲巾罩著的東西。」霧妖連忙說,「你不是說了很好奇嗎,所以我才提醒你。」

  「原來是這樣……」路禹正打算躺下去,愣了片刻,瞪大了眼睛,「你是說,抱出去?哪個方向?」

  「貌似是先去了倉庫,再之后我就看不清了。」

  路禹實在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塞拉神神秘秘折騰了這么長時間,還特地要了一百天,他雖然已經對禮物有所推測,但……

  「如果真是那樣,她去倉庫應該是拿走了那件東西吧。」

  久違地把小光,依靠她充當照明手電在霧妖所指的倉庫內轉了一圈,用西格莉德配給的鑰匙一一查看后,路禹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存放特殊物品的貨架少了一件東西。

  「現在找白狼還能跟上吧。」霧妖躍躍欲試,八卦之魂熊熊燃燒。

  路禹伸了個懶腰:「回去吧。」

  「啊?」霧妖錯愕了,「你不打算確認塞拉的禮物是什么嗎?」

  「我大概能猜到了,具體是什么不重要。」

  ……

  ……

  塞拉沒有啟動升降梯,雖然萸草的設計極為優秀,噪音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她總覺得會在啟用途中遭遇點什么。

  沿著樓梯一路向上飄,沒有發出一點動靜便回到十層的她看著不遠處的房門,狠狠地松了口氣。

  「忙完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塞拉險些

  解除風魔法的庇護,摔落地面,在見到不遠處陰影中逐漸浮現出的輪廓后,她的心跳速度驟然加快,如戰鼓擂動,砰砰作響。

  此刻,靜謐的走廊里似有巨獸走過,心跳聲不斷回蕩,放大。

  塞拉在最后時刻穩住了表情,環視四周沒有見到路路,她快速地打開房門,然后一把將路禹拽了進去,輕手輕腳地把門關上。

  直勾勾地注視路禹許久,她喘了口氣,咬著牙問:「你都知道了?」

  兩人在這方面總是有著奇怪的默契,當路禹脫口而出「忙完了」的瞬間,她便不做掙扎了,因為撒謊顯然無用。

  路禹說:「猜到一些。」

  「我為什么沒有感受到你的魔力波動,你的隱匿能力什么時候如此出色了?」

  路禹的身后,如同植物根系的脈絡浮現,而在這之上,是一只緩緩展開的蝶翼。

  「【擬態植物】模板給予我的特殊賜福,魔力的隱匿效果很不錯,稍微用你做了個測試。」

  「稀奇古怪。」看著路禹驅散擬態植物,塞拉猶疑了一會,自暴自棄地問,「到底猜到多少,說說吧。」

  「你的禮物是一種植物,對吧?」路禹話音剛落,塞拉的鼻息便變得粗重,嘴角也在抽動,顯然是說對了。

  「青葉一族那份以草元素精粹滋養的魔具被你拿走我就確定了之前的猜測,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東西需要如此長的時間準備,排除了許多答桉之后,在獲得【擬態植物】賜福時,我看著那堆奇形怪狀的召喚物,忽然想到了這一點。」….

  「你在培養一株特殊的植物,你向我約定的一百天是為了讓它能夠茁壯成長。」路禹說,「你與路路有共同記憶的植物是什么,只要稍微旁敲側擊一番,順便用排除法篩一下,就不難知道。」

  塞拉嘆了口氣,疲憊地坐到了椅子上:「有時候真的很討厭你的敏銳……你的好奇心也太重了吧?」

  「不是我的好奇心,是霧妖,它半夜吵醒我,渴望著我帶它一睹你那份神神秘秘的禮物。」路禹攤手,「小孩子總是這樣,一點小秘密就會讓他們抓心撓腮。」

  「那你呢,你就沒有好奇心?」塞拉輕哼一聲,「知道我準備的是什么,轉頭審視自己的禮物,發現不對便可以再更換,很有誘惑力不是嗎?」

  「你真的是這么看我的?」

  兩人對視良久,塞拉仰起頭,注視著天花板:「抱歉,在這件事上,我難免會胡思亂想……你該明白這種感受的。」

  路禹點頭:「我懂,因為我也喜歡她。」

  路禹比了個手勢,示意塞拉安靜,而后躡手躡腳地打開門,左顧右盼一番迅速返回自己房間。

  不多時,他將制作汽水的工具全都搬了過來。

  看著擺滿自己桌面亂七八糟的工具,塞拉疑惑地皺起了眉頭:「你什么時候開始練習制作魔藥了?」

  路禹沒有回答,而是麻利地進行現場配置。

  當充滿氣泡,拌入橙子果漿的汽水出現在塞拉面前時,盯著杯壁上附著的小氣泡,她逐漸回過了神。

  「這就是……」

  「對,這是我的禮物。」路禹坦然道,「這下扯平了?」

  塞拉愣了許久,捋了捋頭發,輕笑道:「沒有扯平,我還沒告訴你我養了什么植物,待會再說吧,看樣子這是一份飲品,已經可以喝了,不需要再加入別的什么?」

  「請。」

  塞拉捧起來又觀察了一會,向鼻子輕輕扇了扇,嗅了了嗅味道,隱約能感受到檸檬與橙子的清新,隨后,一飲而盡。

  「我還嘗試了許多口味,如果你喝不慣,可以根據你的需求調整。」

  「不需要了。」塞拉眉眼帶笑,「很新奇的飲料,刺激、但又回味無窮,是我從未品嘗過地滋味,整個梅拉…不,我所知的大陸中都沒有類似的飲品。」

  「這就是來自你的家鄉,那塊古老的大陸的特色嗎?」塞拉放下杯子,又開始觀察路禹拿來的素材。

  「可以這么說吧…除了我帶來的那些烹調手法,這東西確實能讓我想起我的故鄉。」路禹語氣中帶著些許惆悵。

  「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路禹搖頭,「而且如果我回去了,路路會傷心的吧,晨曦領也離不開我…我已經在這里扎下了根。」

  塞拉又想路禹索要了兩杯汽水,然后把一杯遞給了他。

  也不管路禹愿不愿意,塞拉輕輕地碰了杯,而后邊喝邊說:「我給路路的禮物,是一朵花,在你看來,也許沒什么特別的,但是……」

  「那是我和路路第一次認識的紀念啊。」塞拉陷入了回憶。.

  糯米滋海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