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310.路禹的大膽構思
  來自另一個世界,另一塊土地的路禹可以很理智地審視一切,然后說出歷史周期這句話,但羅耶不同,他被腳下的土地束縛了。

  璐璐因為塔妮婭遠離了梭倫。

  塞拉不想與新教皇發生沖突,因為避嫌而離開教國。

  奧爾加等人本就居無定所。

  聚集在這片領地內的人唯一牽掛的只有身邊的同伴。

  不被血緣,土地,過去所束縛,只為了屬于自己的家園開辟新的道路。

  如果羅耶能夠跳出梭倫與先祖的束縛,靜下心審視梅拉以及周邊大陸的歷史就一定能發現,當矛盾積重難返之時,即便有偉人以身化光,照出這片大地的腐朽與黑暗,也無力改變什么。

  浸染之靈的入侵是各族的光輝時刻,互相理解,互相融合,抵御共同敵人,群星閃耀的那個時代釋放出的耀眼光芒讓人誤認為天亮了。

  然而伴隨著照耀大地的星辰一個個黯淡,眾人才真正意識到,輝煌時代的光亮只是歷史長河中短暫的一瞬。

  也是因為這樣,無數人才會一次次回首那曾照耀在大地上的群星,感慨“輝煌時代真好”。

  擁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人與人的差距比人和動物差距都大。

  塞拉就坦言,魔法師已經與普通人類不是一個物種,在這個時代,許多魔法師已經將自己定義為凌越于人的存在,她覺得魔力潮后的新時代,無法掌握魔法的人只會擁有更悲慘的命運,而魔法師在進一步改寫歷史的同時,也會繼續定義“差距”。

  路禹沒有說什么,只是輕輕拍了拍羅耶的肩膀。

  他相信羅耶這么聰明的人能明白這些,只是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皇帝南巡奇維塔,我要回去了。”

  “召見你了?”

  “沒有,但是其余四位支柱的子嗣都到了,我和夏蕾姆缺席像是在挑釁他。”

  光水母的綠光中,一個小玩意飛向羅耶。

  羅耶接住一看,水晶打磨的水母雕像。

  “魔力觸發,可以給我發送信息。”

  這樣的小雕像領地內已經人手一個,塞拉的是小兔子,璐璐的是只酷似章魚的觸手怪,路禹的是水母。

  塞拉改良通信法陣效果不錯,根據她的推測,魔力再濃郁一些,魔法陣的大小還能繼續縮小,屆時應該能做到一個雕像完成接收發送信息的功能。

  羅耶拿著雕像端詳了一會,又看了看身后的兩只水母,笑了。

  “你是喜歡水母,還是喜歡觸手呢?”

  “你不覺得水母很可愛嗎?”路禹反問。

  羅耶搖頭:“我對手比較多的生物都有些反感,大概是我小時候遭遇千足蟲留下的后遺癥吧。”

  “總之,謝謝你的禮物。”羅耶起身,想起什么,轉過來,“等我想開了,我能回來吧。”

  “那你可要趁早想開。”路禹說,“領地里人手不夠,我的召喚物們還沒學會開荒,所以勞動力短缺。”

  兩人哈哈大笑。

  路禹頓了頓,提醒:“珍視身邊的人,這才是我們該做的。”

  “所以你為了塞拉建造了這里…”羅耶重重的點頭,“謝了,我聽進去了。”

  羅耶和夏蕾姆離開了,臨別時,璐璐也把自己的觸手雕像送給了夏蕾姆。

  沒準備禮物的夏蕾姆表示下次過來一定給璐璐帶一套好看的衣服,還有她買來囤著沒穿的絲襪…

  路禹看了看夏蕾姆的身高,又看了看璐璐,覺得這份禮物會打擊到偉大的深紅魔女。

  看見璐璐有些依依不舍,塞拉問:“舍不得夏蕾姆?”

  “有些…她很崇拜我哎。”璐璐不好意思地說,“我這段時間試探著和她聊有關我的話題,只要與我相關,她就會不斷地贊美…什么璐璐緹斯是被冤枉的…璐璐緹斯如果沒死一定會在短時間內成為八階魔法師。”

  “我被她說得都抬不起頭,想要辯解幾句,告訴她其實璐璐沒那么出色…結果她生氣了,半天沒和我玩指尖旋風,然后又主動跑來和我道歉…”

  路禹和塞拉紛紛捂臉,憋笑。

  返回教國已經提上了日程,因為被釋放的血族布金帶著紐曼的眷屬來到了領地內,這也證明紐曼進行了妥協。

  利益最大化的事情路禹交給了西格莉德去辦,自己則是繼續思考光暗水母融合以及召喚物容器的可行性方法,這件事已經陷入停滯許久,毫無頭緒的他只能一次次地摸索。

  房間里,須臾一手蘋果,一手橘子,邊吃邊翻看路禹繪制的召喚物手稿。

  “為什么都是球形的,而且還這么小…伱真的覺得我們能鉆進去?”須臾很困惑,“雖然我們是魔力構成的,但是全都具有實體啊。”

  “那只是我預想中某個世界的人使用的道具罷了,畫下來僅供參考。”路禹躺在暗水母的傘蓋下方,認真地思索著什么。

  “某個世界?”須臾說,“什么樣世界的魔法師能夠將一個巨大的物體縮小進這么小的球里攜帶著亂跑…聽上去,挺神奇的,是現在的魔法做不到的事情呢。”

  今天路禹沒有召喚光水母,這家伙太過活潑,和暗水母一起出來活動必然摩擦出火花。

  已經被須臾馴服的風元素小蝠鲼被她當做了頭飾戴在頭頂,這個膽小鬼明明眼饞著不遠處的魔力水晶,但是卻不敢離開須臾去吸一口。

  還是路禹主動對著他招手,他才解脫一樣快速游離須臾,用翅膀抱在水晶上,抱著猛吸。

  可以蹂躪的小可愛離自己而去,須臾展現出了自己身為召喚物大姐大的慷慨,她把一瓣橘子遞到暗水母傘蓋下。

  暗水母將自身的遲鈍體現得淋漓盡致,須臾不耐煩地晃動了好幾次,眼神似有威脅之意,大有一副你不吃我就動粗的態勢后,這才慢吞吞的伸出一些細小的觸須將橘瓣卷走。

  不一會,須臾便看到被吃下的橘瓣漂浮在暗水母的傘蓋內。

  閉目沉思的路禹睜開眼,發現須臾雙手按著暗水母的腦袋,臉緊貼在上面,嘆了口氣:“怎么連你也欺負她,我還以為沒有光水母她就可以舒服地發呆了。”

  “你看你看,很有意思的。”須臾指著暗水母傘蓋內那片不斷“游動”的橘瓣說,“哇哦,碎掉了,被分解成橘子汁了。”

  興致上來的須臾看了看手里還有一半的蘋果,想也不想就要塞到暗水母的嘴里,還好路禹攔了下來。

  看著暗水母體內蕩漾開的橘子汁,路禹愣住了。

  路禹身子在顫抖,背對著路禹的須臾一激靈,趕緊認錯:“我的錯,下次我不硬塞了…只不過,我們進食都能分解成魔力,應該沒事吧…”

  路禹轉身用力地抱住了須臾,上一秒還心虛不已的須臾眼睛里閃爍著大大的疑惑。

  門忽然被推開,璐璐拿著一瓶藥劑高興地炫耀道:“霧妖的身軀這次維持了一個沙漏的…”

  “時間…”

  “……”

  “?”

  跟在璐璐身后的霧妖探頭探腦,在感覺到房間內凝滯的空氣后,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懵懂孩子的她轉頭就走…

  飄到一半,她想了想,又飛了回來,緊貼著天花板,好奇地聽著屋內的動靜。

  靈光一閃的驚人點子讓路禹無比興奮,他對著須臾說:“你喂得好啊,喂得好啊。”

  路禹轉向暗水母:“你也是,吃得好啊!”

  激動的他看見璐璐就在一旁,也一把摟住了她。

  還處于震驚狀態沒回過神的璐璐剛回過神就被摟住…腦袋暈乎乎的她手在顫抖,巨大的幸福沖昏了她,手指一松…

  抱著魔力水晶狂吸的蝠鲼一直有偷偷觀察,此時一個加速,帶著風旋將霧妖吃飯的希望保了下來。

  走廊上腳步聲響起,剛剛魂不附體的霧妖看見來人左看看,右看看…繼續貼緊天花板。

  “路禹,我想了一下,這次我們可以三個人都回…”

  “去…”

  要么沒人來光顧,要么就是一起扎堆來,這也算是路禹房間的一大特色了。

  路禹松開了璐璐:“我找到辦法了。”

  他抓住塞拉的手,把她拽到暗水母面前:“你看明白了嗎,我為什么沒能早點想到呢,如果當前沒有適合的材質制作‘容器’,那我完全可以跳出傳統容器的概念!”

  房間里的所有人都有些懵,她們完全沒能理解路禹的話…只知道現在的路禹極度興奮。

  “說清楚,你到底想到了什么,是你整天在搗鼓的水母融合,還是那個根本沒可能實現的召喚物容器。”

  塞拉用力擰著路禹的臉頰,讓他疼得叫出了聲。

  “容器,我想到一個替代方案了!”

  路禹說:“一直以來,我都在沿用塞格羅的方法,鉆了牛角尖,其實我完全可以取巧!”

  “怎么取巧?”

  “為什么召喚物不能成為召喚物容器本身呢?”

  “……”

  “……”

  饒是塞拉足夠聰明,如此繞口的一句話也讓她用了點時間去理解。

  “你的意思是…先召喚出一個能容納召喚物的容器,再把之后召喚的召喚物存放在它的身體里…聽著很奇怪…”塞拉真的被路禹的奇思妙想給震驚了,“你有基礎構思了?”

  “不需要再構思,只需要修改一下現有的…”

  “現有的…”塞拉捂著額,“你指的是哪一位,你總不能把召喚物儲存在須臾的肚子里吧?”

  須臾下意識看了看自己肚子,一陣哆嗦,但是很快她就意識到路禹的真正人選了。

  路禹抱住暗水母,用力地摩挲:“小暗小暗,你是想直接存放在傘蓋里,還是再衍生出一個儲物的區域?”

  遲鈍的暗水母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召喚師腦洞大開的構思會為她帶來了什么,傻乎乎地扒拉著路禹…

  “好,小暗同意了,接下來就是如何讓召喚物的儀式維持在將成未成的那一刻,只要解決了這一點…我在戰斗過程中就能有足夠的魔力分配給召喚之外的選擇。”

  “等一下,如果更進一步…我有沒有辦法把召喚儀式轉接給召喚物本身…如果這樣,那我召喚物的數量又可以提升不少…值得一試啊!”

  塞拉和璐璐一時間不知道路禹的構思是極度天才還是…總而言之,他的想法讓兩人想起了大魚吃小魚,以及吞噬掉比自己體型巨大許多的巨蟒…

  “世界意識會允許他這么做嗎…”塞拉問。

  璐璐說:“以以往的經歷…等世界意識發現時候,路禹已經…用他的話來說,爽到了?”

  夜晚,光輝化身來到了塞拉的房間。

  “你做得很好,西格莉德已經和血族那邊談妥了賠償事宜,血族主動割肉,看樣子是被你嚇壞了。”

  光輝化身低著頭,謙遜地說:“他們并非懼怕我,而是懼怕教國…教國播撒的光輝足以驅散他們的野心,教國投下的陰影足以令他們食不甘味。”

  “無論如何,也有你布置現場得當的功勞,我替其他人謝謝你。”

  “神選言重了,我們既是教國之刃,隨時愿意為您效勞。”

  塞拉點了點頭:“這也許是我身為神選最后一次差遣你了…我們即將返回教國,勞倫德身體每況愈下…我需要陪在他身邊,跟著他走完最后一程。”

  光輝化身跪了下來——這份虔誠獨獨為勞倫德。

  “我,路禹還有璐璐都要回去,雖然我確信血族不敢冒險,但是凡事都怕意外。”塞拉吩咐,“如果血族襲擊,帶著西格莉德他們離開這里,領地被毀了可以重建,我不希望他們任何一個人出事。”

  “這便是我身為光輝神選,對你最后的命令。”

  光輝化身深深地低下了頭:“我將用生命保護您的朋友們。”

  “如果可以,你也不要出事…我身為神選的使命也該結束了…也許以后再見面,你我不再是上下級。為我效力多年,辛苦你了。”

  光輝化身微微抬起頭,直視著塞拉溫柔的笑臉:“您與勞倫德,既是我們的光輝…愿您的前路盡是坦途。”

  “愿您與您的朋友,永享安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