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287.璐璐的秘密
  路禹知道塞拉在自己四大國亂跑期間做了很多事,但是聽到光輝化身他還是愣了一下。

  “你能調動光輝化身?”塔妮婭杯中的茶水不斷地泛著漣漪,看得出她的內心很不平靜。

  塞拉笑著落座,旁若無人地給自己斟了杯茶,得知路禹不喝之后,她才輕描淡寫地說:“我是神選,高于光輝化身。”

  “你這個神選可沒聽說有什么實權。”

  “可有實權的人不得不看我臉色行事,比起四大國那些頂著皇帝子嗣名頭唬人,不尷不尬的人要好很多。”

  塔妮婭倒是沉住氣了,對于明顯指向自己的話毫無反應,反倒是不陰不陽地責問起來:“調動光輝化身進入梭倫國境私人領地殺害梭倫子民,這樣的事,你不覺得有些…”

  “有些越界?”塞拉說,“確實越界了,不過放心,我只會殺一回,今天之后你傳什么謠是你的自由。”

  塞拉說:“把璐璐父母的骨灰交給我。”

  冷不防進入主題,這讓路禹有些猝不及防。

  “璐璐果然在你那里。”

  塞拉沒有回答,繼續說:“你拿走璐璐父母的骨灰無非是想確認她是否還活著,現在我告訴你她的確還活著,你也該結束這場鬧劇了。塔妮婭,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在璐璐還活著的情況下,得知自己父母死后也得不到安息會是什么心情,你想被她怨恨嗎?”

  塔妮婭嘴角扯動,似笑非笑地說:“是否被怨恨,這無需你提醒,我做出了決定,自然能承擔后果,我現在只是想見見她。”

  “我不會允許的。”

  緊張的對話迎來了短暫的沉默,晚風不斷地吹拂,卻吹不走彌漫在兩人之間越來越濃的硝煙,兩人對視間似看到火花在濺射。

  “看樣子你還沒得手啊。”

  路禹一驚,塞拉喜歡璐璐的事塔妮婭難道也知道?

  “你對璐璐快速成為七階的秘密果然很上心啊,她蛻變的那些日子里,你應該一直在‘索要’和‘矜持’中不斷地糾結吧,不過你最終還是選擇了‘偽善’,希望璐璐有一天主動交給你,亦或是覺得璐璐在你的掌控之中,這份秘密可以慢慢獲取,因此沒有特別急迫…可是沙曼毒霧突然發生,你的計劃被打亂了,慌不擇路的你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我很喜歡風暴親王澤尼爾對你的評價。”

  塞拉貼近塔妮婭:“看上去很聰明,實則…幼稚!”

  塔妮婭面帶慍色,但卻借著喝茶的動作掩飾了下去,再抬起頭,又是一張干凈純潔的笑臉:“挑撥我們的兄妹關系可不是一個神選該做的事。”

  “是不是挑撥你心里清楚,我一向覺得澤尼爾是你們這一代的頂點,你只是空有名聲,遠遜于他。”

  塔妮婭似乎對于這個話題有些煩躁,她不悅地說:“別轉移話題了,璐璐成為七階,那份秘密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一點你不會否認吧?現在只是六階的你渴望那份秘密,難道我說的不對?”

  路禹和塞拉臉上不約而同露出了譏諷地笑意。

  璐璐的飛速崛起引來了梅拉大陸許多魔法師的懷疑,過往天賦驚人的魔法師中少有人能做到五、六、七快速進階,璐璐完成這一切只要了兩年。

  天賦驚人固然可以解釋,民眾們也樂于見證一個魔法師奇跡誕生于自己的國度,跟隨著載歌載舞,但是魔法師們可不這么想。

  秘密…璐璐的背后一定有一個天大的秘密!

  璐璐的過去十分好查,父親是奴隸出身,母親是落魄的除名貴族,兩人對魔法知之甚少,連學識都很普通。璐璐快速成長為五階的這一路上跟誰學習他們都能查得一清二楚,然而自從晉升六階之后,璐璐的派系開始模糊,各種魔法她都雨露均沾地學習。

  爆發來得如此突然,沒有契機,沒有邏輯可循,一切只能歸結于“天才”,這讓各個派系的老魔法師們不甘,不忿。

  年輕一代起點極高帶來的壓迫感讓逐漸跟不上時代的老人焦慮,不是每個人都能以平常心贊美魔法的進步,更多的人對于自己被拋下而心生怨恨,而這些怨恨最終涌向了鋒芒畢露的璐璐身上。

  他們篤定璐璐有了一份天大的機遇,一個她快速變強,成為“天才”的合理解釋。

  比起知曉璐璐真的有一份秘密的塔妮婭,外界如此篤定則完全是因為,質疑別人是最簡單能消除自己焦慮的方法,可不巧的是,他們猜對了,不過只有一半。

  回到教國之后的某一天,璐璐把路禹、塞拉、西格莉德、霧妖都喊到了地下室,沒有事先說明什么,她將塞拉從自己宅邸廢墟中搶救出來的紫色盒子拿了出來。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璐璐神色輕松地大聲宣布:“這就是我的秘密,也是我快速晉升七階的關鍵。”

  那個曾經被璐璐鎖在宅邸地下室,不惜布置多個法陣封鎖起來,覺得會跟隨自己走向死亡的秘密在那一刻公開了。

  泛黃的,不知名魔物皮革卷軸上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一個特殊的魔法類別——精神魔法。

  在魔法學界,精神魔法一直以來都是各大魔法師研究的重點,因為曾經的傳奇魔法師薩耶爾·盧卡米亞曾說過,精神魔法可以創造“神跡”。

  數百年來,魔法學者們尋找薩耶爾的過往經歷,考據他說出這段話時的背景信息,希望得知這位在梅拉歷史上強大得令人只能仰望的傳奇魔法師口中的“神跡”究竟代表著什么,然而,一無所獲。

  精神魔法發展得極為緩慢,與召喚的落魄不同,精神魔法至今沒有誕生體系,因為如何才算是入門都是大多數魔法師一直在研究的重點。

  公認的精神魔法中,與不同種族,不同語言之人無障礙交流算是最簡單的一個,然而即便如此,掌握這項魔法的人在整個梅拉也寥寥無幾,知識完全被壟斷。

  至于用精神魔法干擾他人的思緒,這就已經屬于“高階”范疇,至今沒有一個魔法師能穩定使用。

  這些,璐璐都會。

  璐璐曾在變回人型后對路禹感慨過:“也許是命運讓我們走到了一塊。”

  當時的路禹還不知道這句話的深意,直到看到卷軸的那一刻,他理解了。

  璐璐得到了薩耶爾的藏品,從中學到了精神魔法,得到了與不同語言之人溝通的力量,這也才有了兩人在樹洞中相遇,能夠對話的基礎。

  路禹以為十分普通的聊天室,實際上已經是改良過的,而且遠比壟斷精神魔法的那些學者家族還要好。

  梅拉精神魔法學者所掌握的“聊天室”全都是一對一對一,多人溝通必須由第三方轉達。

  而璐璐將薩耶爾的魔法改良后則是以自身為主機,將所有的人引入自己的意識中交流。

  兩種各有好處,前者安全性高,后者便利性強。

  路禹對于一個魔法就能提升一個位階心存疑慮,從各種角度來看都很邪門。

  璐璐則是笑著讓大家看向了卷軸的背面,在精神魔法講解的末尾,薩耶爾寫了一個奇怪的小技巧,一個被他稱為諷刺魔法師評定的技巧。

  眾所周知,魔法師的位階不能直接與實力掛鉤,高階最強的一點是對魔力的控制力,高容錯,有優勢,而非絕對,他們依舊能夠被數量壓死。

  然而薩耶爾所在的時代則是以位階論,對于位階不如自己的人大加鄙夷,在他未曾崛起的時候受到的屈辱和譏諷大多來源于此。因此他成為高階魔法師后根據梅拉的評級方法,設計出了一個只要稍加練習便能速通評定的魔法技巧。

  薩耶爾毫不在意地在卷軸末尾戲謔地留筆:“我抱著書本走向學院,教授告訴我,位階不夠,無法入學。我問他,我不入學,位階如何提升?老師不答。看著身著華服的貴族自由出入學院,我忽然明白了,位階到底是什么。”

  “這是一份我當做寶藏送給后人的禮物,我將離開梅拉,尋找心目中魔法的終點,尋找能撫慰我內心的靈魂。我對這片大地仍有眷戀,它養育了我,我也當留下一份‘奇跡’予以后人。無論何人獲得這份卷軸,須知一點,他們能壟斷知識,卻壟斷不了你的精神,魔法無處不在,位階晉升不只有加入他們這一條路。”

  “幸運兒,接受了這份禮物,就幫我去完成現在的我不屑于去做的事情吧。”

  真相大白,那一刻,地下室無比靜謐。

  為什么魔法共鳴會讓璐璐失去語言能力,這是薩耶爾留下的這盒子寶物中恰好有那么一張能夠封印溝通能力,而璐璐在得到之后也想復制,在房間里留下了一堆失敗的仿品,并且不把正品封印起來…

  為什么璐璐在進階后魔法派系不明,因為薩耶爾留下的筆記中提及了創作魔法的思路,這讓璐璐開始了自創魔法的道路。

  為什么璐璐評級會是七階,因為她在薩耶爾的提示下找到了梅拉數百年未曾更改地位階評定漏洞,以五階獲得六階評級,以六階獲得七階評級,并且依靠自身強大的對戰實力,令整個梅拉察覺不出破綻。

  薩耶爾在數百年前留下的“叛逆”在璐璐這里開花結果,他借由璐璐狠狠地戲耍了整個梅拉的魔法師,而這些魔法師卻仍然蒙在鼓里。

  若是薩耶爾尚在人間,這一刻,他應該會笑得很大聲吧。

  兩個天才跨越時代完成了合作,他們的身下,是無數庸碌無奇的魔法師,是嫉賢妒能的蠢貨,是蠢笨自私的貴族。

  塞拉在得知一切后,心滿意足的笑了,光看那張笑臉路禹就知道塞拉有多么地興奮,她喜歡的人對自己坦白了內心最大的秘密,估計今晚睡覺能抱著枕頭傻樂半天。

  塔妮婭很不舒服,塞拉和路禹的譏笑中帶著些許憐憫,居高臨下,宛如自己是個值得被同情的傻子。

  路禹確實是這么想的,梅拉無數魔法師覬覦,想要奪到手中的進階秘密是如此滑稽可笑,索然無趣,可他們并不知曉,仍一心一意地追逐著。

  璐璐的天賦是真的,她能夠以六階打出七階的力量也是真的,然而秘密是假的,即便他們得到了這個技巧也無法成為下一個璐璐。

  “你和我其實沒什么區別,潛移默化地改變璐璐的想法,讓她信任你,依賴你,聽從你的每個命令,最終將那份秘密收歸己有…我不明白你為什么能鄙視我,我們做的似乎是一樣的事,不同之處在于,我真的幫助過璐璐。”

  “在學院時是我庇護她,她來到我身邊后我為她動用所有關系,令她能夠學習到帝國魔法師們最新研究出的魔法,當時才獲得領地的我每年的產出五成以上都花費在了璐璐的身上,哪怕是赤紅都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路禹忍不住開口:“別說的自己那么無私,這看起來更像是一筆交易,你看中璐璐的潛力,買斷了璐璐未來一段時間的使用權,而你賺得盆滿缽滿。當時赤紅剛剛被你培養出來,但是你依舊是實力最為薄弱的皇室成員,你父親放養你們互相競爭,而你的領地剛起步毫無吸引力,無法發展。

  “這時,璐璐出現了,她出色的表現讓你獲得了更多的關注,也讓你一躍成為了王室子嗣中最為耀眼的一人。自從璐璐成為年輕一代佼佼者之后,你的領地發展速度極快,無數人來投效,你經營起的綠蔭之心招牌愈發響亮,實現了正循環,這也是你在失去璐璐之后依舊聲望極高的原因,在丟棄璐璐的那一刻你雖然糊涂,但是還是算了一筆賬的,不是嗎?”

  “你和璐璐互相成全罷了,不要說成自己單方面付出,既然你拋棄了璐璐,就該把這一切看成是交易,別老打感情牌…聽著,挺惡心的。”

  刀刀暴擊帶烈火,破防穿甲一氣呵成。

  塔妮婭臉上表情不斷變幻,最終捏緊拳頭呵斥道:“你似乎沒資格對璐璐緹斯的事指點一二,我允許你在一旁聽著已經是看在塞拉和你關系匪淺的份上了,塞拉你真的不覺得該管管你帶來的客人嗎?”

  “我管不了。”塞拉喝了口茶,“這是璐璐喜歡的人,還輪不到我來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