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222.山林,如死般寂靜
  璐璐沒有出手,她觀察著怪物的行動,給西格莉德下令:“重擊她的胸口。”

  保命魔法小能手的路禹通過已經存在的土元素召喚物,為西格莉德提供了提供了十分可靠的元素護盾。

  防御到位的西格莉德不慌不忙,一巴掌拍開怪物伸過來的手,隨即重拳出擊,猛擊怪物的胸口。

  害怕怪物還未失去戰斗能力,西格莉德在怪物失去重心的同一時間,抓住怪物的手,將他的身子背朝自己,重擊脊椎位置,再一腳踹出。

  怪物倒飛出去,在地面上滾了好幾圈,直至撞在一顆粗壯的樹木上才停了下來。

  勢大力沉,攻擊的還是靠近心臟的位置,正常人毫無防備之下就該去見先祖了,但是顯然這個怪物無法歸類為正常,至于是否是人,路禹也覺得有待商榷。

  再度晃蕩著站起身的怪物身子歪歪斜斜,還沒有向前走動,整個人便向后倒下。

  西格莉德咬著牙說:“脊椎打斷了,你還想動彈?”

  就在路禹覺得一切結束時,怪物竟然以自己的后腦發力一點點地挪動,將前胸挺了起來。

  因為失去了脊椎作為支撐,這個怪物已經無法動用自己的下半身,但是她竟然依靠著雙手和頭再次回正了身形,然后以兩只手快速地爬向西格莉德。

  “捏斷他的脖子,留全尸,我要看看它到底是什么。”

  西格莉德拔出腰間的匕首,踏步上前,搶在怪物撲擊自己雙推前,手起刀落,將它的兩只手卸了下來。

  鮮血噴涌不止,不一會,被月光打上了白霜的地面上,殷紅色的“蛇”在蜿蜒前行。

  西格莉德雙手扼住怪物的脖子,一連串的咔咔聲過后,這個有著人類身形,面容的怪物,像一坨爛肉,摔落地面,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

  路禹抬起西格莉德的手,發現右手食指指甲蓋以下,留下了一個指頭大小的肉窟窿,一抹紅色中隱約可見些許白色。

  霧妖在大碗中找到了治愈型藥水,剛剛倒下,皮糙肉厚的西格莉德就疼得一頭細汗,怪物的牙齒在她的指骨上留下了劃痕,此時藥水淋洗讓她整只手臂都在顫抖。

  西格莉德還是要面子,死都沒有喊出聲,而是緊咬著牙關,把從骨頭縫中滲出來的痛苦忍了下去。

  大家對于龍族亞人的印象一直都是生命力頑強,皮糙肉厚不怕疼,但是說到底他們也是人啊。

  路禹看西格莉德忍得實在辛苦,勸說她干脆喊出來,發泄一些比較好,結果西格莉德聽到之后,眼神更加堅毅了,連之前喉嚨里冒著泡一樣的“咕唔”聲都使勁抑制住。

  治愈性藥水的效果還不錯,不一會西格莉德的傷口就不再流血,失去的血肉之上隱隱有肉芽在緩緩蠕動。

  正在檢查怪物尸體的璐璐扭頭看了一眼,抱歉道:“果然,這方面的藥水效果還是差了些,沒能把你完全治好,等我們找到塞拉,讓她幫你治療吧,她的療愈型魔法十分厲害,會讓你恢復原樣的。”

  “是什么怪物,能確認嗎?”

  路禹看著璐璐以低階的風刃魔法劃開怪物的皮膚,又看著她把西格莉德切斷的兩條斷手撿回來端詳,內心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但是又說不太出口。

  也許這就是璐璐,聚精會神做某件事時,會有一種格外迷人的氣質,哪怕你知道她在搗鼓的是一具新鮮的怪物尸體。

  “怪物種類倒是能確認。”

  “哦,是什么?”西格莉德比路禹還急,說話時咬牙切齒。

  “人。”

  穿過山林的風撲打在路禹身上,無比清涼,那一絲涼意一點點透進了心里,穿透了身軀,最后在脊背上蜿蜒爬行。

  寒意忽然直沖腦門,路禹嘴角發顫:“你說的是,人?”

  “是人,沒錯。”璐璐特意換成了只有他們兩人知曉的語言。

  “這世界上有人能夠被打斷脊椎之后這么迅速地行動?”

  “我想也是沒有,所以這才奇怪。”璐璐說,“這個人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魔力,但是在被西格莉德捏斷脖子時,卻產生了奇怪的魔力波動,沒有任何征兆,我也追溯不到源頭。”

  “會不會是人偶?”路禹想起了在亞斯時見到的破魔人偶,那可是斷了腦袋依舊能追殺他們的怪物。

  璐璐說:“我很支持你的猜測,因為我剛才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我給你上的魔法基礎理論課上就講過人偶的制作和使用了,來,老師考考你,讓一個人偶運作起來,需要什么?”

  路禹感覺自己就像是許久沒看書,忽然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的學生,仿佛回到學生時代的回憶,以及對老師的天然敬畏讓他一腦門子汗,好在最后他的腦子還是給力了一把,在璐璐灼灼的目光下,頂著壓力檢索到了答案。

  “記得沒錯,應該是能夠讓人偶按照一定行為模式運作的法陣,以及充足的魔力源。”

  “還行,算你之前有在認真聽。”

  “什么叫算…”路禹喃喃道。

  璐璐繼續說道:“人是可以制成人偶的,在召喚師被嫌棄鄙夷之前,有過一段時間,人偶師的名聲也不怎么樣。”

  越有能力的人作惡起來危害越大,部分人偶師以強凌弱,為了滿足欲望而進行的人偶收藏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將人殺死,將他的身軀變成自己的收藏,這種行為至今仍有不少人偶師在做。他們看待人的眼光更像是藏品,因為他們普遍認為成為人偶能夠將‘美’永遠封存下去,不至于隨著時間推移衰敗。”

  “不像是召喚這種沒落學派,從頭到尾都沒能形成一個以學派之力共同飼養出的‘信仰’,部分人偶師將制作人型人偶這件事與保存下來的‘美’掛鉤,形成了所謂的‘永恒之美’教派。”

  “他們不僅認為,人偶是讓‘美麗’永恒的最佳方式,也是永生的關鍵鑰匙。”璐璐說,“肉體上的腐朽終將到來,因此只要想辦法在肉體消亡前進入新的軀體,便能迎來新生,并以此達成永生。”

  “雖然你有在教我新的知識,也讓我知道了人偶師的另一面,但是你的話題似乎有些遠了。”路禹連忙扯住談上魔法和學術就忍不住一直發散的璐璐,“說正事,所以,我們面前這個人,是被制成人偶的人,對吧?”

  “我不知道。”

  路禹一拍腦門,他有些脫力。

  合著你跟自己說了半天人偶師的派別,信條,到了這里只給自己一句“不知道”?

  “你不用這樣看著我,我剛才不是問過你了么,人偶運作的兩大要素,一是法陣,二是魔力源,然而這具尸體上,既沒有法陣,也沒有魔力源,根本不能算是人偶。”

  “除非人偶師們找到了新的驅動人偶的方式,不然我想不到一個人偶該怎樣才能在缺少這兩樣的前提下動起來。”

  漂浮在空中的霧妖忽然發現遠處似有影子閃過。

  山林中的風突然變得很大,吹起的沙塵讓路禹有些睜不開眼睛。

  等到霧妖把看到的東西告知眾人時,趁著驟起的風沙,這堆影子已經摸到了周圍。

  與地上躺著的“人”差不多,此時出現的這些人類看不到眼白,牙齒尖利如刀,無論性別男女,都是不著片縷。他們面容各不相同,膚色也各不相同,身體上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只有人的模樣,沒有人的靈魂…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怎么了,但是…抱歉了!”

  “你們離我遠點!”

  璐璐拍了拍手,腳下點點火光開始閃爍。

  怪物們像是感受到了危險,沒有把目標鎖定在西格莉德身上,而是一股腦地沖向了璐璐。

  騰空而起的幾道人影,將自己銳利的尖爪探向璐璐,因為速度太快,路禹竟只看到了一連串的殘影。

  “燒吧,燒起來吧!”

  璐璐的聲音忽然高亢了起來,她向著半空中虛抬著雙手。

  沒有長篇累牘的咒文,也沒有繁瑣的吟唱,無形的力量凝聚于璐璐的身軀四周,那雙嬌嫩的小手抬起的瞬間,灼熱的火光像是從璐璐的體內破體而出,高溫氣浪拍打在每一只沖向她的怪物身上。

  怪物的血肉頃刻間化為焦炭,并不死心的他們艱難地將自己的手繼續伸向璐璐,然而璐璐此刻已經耀眼如太陽,那一雙雙試圖靠近璐璐的手未能再前進絲毫,便在熱風中化作飛灰。

  火焰點燃了山林,黑夜中,熊熊烈火正在向四處蔓延。

  這還是路禹第一次見到璐璐使用高階魔法,此前他對高階魔法有著許多的想象,這種想象也隨著知識的拓展,細節愈發充分。

  然而在看到璐璐釋放之后,他還是被震撼了。

  他依舊無法感受到璐璐調動魔力的痕跡,更看不到魔力匯聚成型,被璐璐引導成高階魔法的痕跡。

  塞拉說低位階魔法師只能依靠數量打敗高階的魔法師,因為他們對魔法的領悟與高階魔法師截然不同,兩者看到魔法的角度,運用魔法的方式都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現在路禹信了。

  低階戰勝高階之所以被稱之為奇跡,就是因為發生的次數太少。

  哪怕位階不能代表實戰實力,但是這其中的橫溝也無比巨大。

  西格莉德和霧妖正在救火,璐璐這么一燒,山火已經形成。

  “救什么,看著吧。”璐璐阻止了忙活的眾人,“你們就不覺得這片山林很奇怪嗎,西格莉德打斗時發出了聲音,我釋放高階魔法的氣息外加動靜都挺大的,可是這里的魔物,野獸似乎感受不到,不僅連奔逃出巢穴的動靜都沒有,并且你也看不到棲息在山林高處的鳥群倉皇起飛。”

  “安靜得過分了吧。”

  山林,如死一般寂靜。

  路禹連忙望向霧妖。

  霧妖不僅能制造幻境,也能感知到幻境,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天賦。

  霧妖連連搖頭:“沒有,絕對沒有幻境,這里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對這片山林已經起了疑心的璐璐示意眾人跟上,只見她對著眼前的山火一撥,火焰齊刷刷讓出了一條道路,以供璐璐通行。

  像是臣民見到了自己的君王。

  步行在兩面火墻之間,璐璐說:“等火再燒一會,我們這么破壞,動靜已經鬧得很大了,沒準能遇上更有意思的東西呢。”

  話音未落,路禹就透過火光看到了瞠目結舌的一幕。

  火焰不知不覺間蔓延到了一個地穴附近,看著地穴附近的爪印,可以判斷里面是有魔物或者野獸居住的。

  膽子比較大的霧妖進去轉了一圈,表示里面有一只黑熊正在酣睡。

  “你確定是酣睡?”路禹難以置信。

  霧妖連連點頭:“鼾聲如雷,我還戳了戳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璐璐聞言,二話不說將一縷火苗彈進了地穴當中,在霧妖的注視下,火苗點燃了黑熊的皮毛,黑煙彌漫了整個地穴。

  除非黑熊是死的,不然此時睡得再熟也該醒了,畢竟野獸對于危險是十分敏感的。

  等了一會,黑熊的毛被燒焦了一大塊,火焰就快蔓延到黑熊的臉上了,他依舊維持著剛才睡覺的姿勢,一動不動。

  璐璐往地穴里丟了個水球,把黑熊身上的火滅掉,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走。

  在璐璐的庇護下,路禹一行人安全走出了火海,但是沿途所發生的一切讓他們頭皮發麻。

  正如璐璐所說,偌大的山林,山火蔓延之后,竟然沒有一只生靈逃跑,他們找到的地穴中都有野獸或是魔物在沉睡,可是無論是敲打,點燃,還是用刀子劃破他們的皮膚,這些野獸都無反應。

  璐璐嘴角上揚:“有意思,沒想到還能遇到這樣的事。”

  “你知道原因了?”路禹連忙問。

  “猜到了一點,但是還不能確認。”璐璐說,“也不知道塞拉進來后遭遇了什么,有沒有發現這些詭異的玩意。”

  “路禹,也許我們能在這里見到同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