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我的召喚物很奇怪 > 746.咕,殺了我吧!
  “這都能讓她跑出來,你到底行不行啊。”

  “璐璐在這,八階魔法師想跑,也不容易攔截吧,而且我稍微試了試知識之書,效果很不錯,下次教我幾個限制型魔法,這樣就能完整輸出一整套了。”

  對話一字不落的被濁魘聽了進去。

  果然從一開始,這兩個人就沒有盡全力,這輕松寫意的三言兩語讓濁魘被算計的憤懣煙消云散,內心只剩下了苦澀。

  八階魔法師用光魔力也會變得比普通人還要虛弱,帶翅膀的召喚物徑直抓住了她的頭發,強行把她低垂的頭拉了起來,濁魘想說些什么,但口腔中的異物感讓她只能劇烈地咳嗽,最終又吐出了一口混雜著穢物的鮮血。

  濁魘借著微弱的月光看清了男人的臉,一張沒什么特色的路人臉,他正彎腰俯視著自己,并轉頭和身后的光魔法師說話。

  “你是說,她能在魔力感應中消失,瞬間出現在我身邊,還能一下子隱匿遁逃的能力是種族天賦?”

  “暗精靈中的夜隱種,沒有光魔法驅散,她不想和你的召喚物打,你確實不太能拿她怎么樣。”女人頓了頓,一直貶低男人的語氣突然一轉,“不過,做得挺好了,雖然是個廉價八階,但戰斗經驗挺豐富,連續近身都拿你沒轍,繼續努力哦,臭水產。”

  “這話說的,反倒是我像七階,你才是八階了。”

  “位階不代表戰斗力,要不我們回去之后試試?”

  “好啊,我這就召喚車車!”

  揪著自己頭發的帶翅膀的女人突然開口:“車車懇請你不要在那種場合召喚出它,它愿意無私地把這個機會讓給其它召喚物。”

  女人嘿嘿直笑:“不愧是智慧之神,車車還是懂事啊。”

  “有沒有可能……它只是不想傷害主母。”

  女人瞬間語無倫次,婉轉動人的聲音在發顫:“什么主母,你又在亂說什么!”

  被強制昂著頭的濁魘胸腔火辣辣的,又是一口血上涌,然而帶翅膀的女人并沒有放開她頭發的意思,血水嗆進了鼻腔,讓她快要窒息了。

  在逃脫失敗的一刻,濁魘就想象過自己的死法,但這絕不包括被迫傾聽一對情侶帶著召喚物在自己面前打情罵俏,感受著撲面而來的甜蜜與酸澀,最后被血沫嗆死。

  當著她的面羞辱她的戰斗力,然后瘋狂秀恩愛……這到底是什么酷刑。

  還有些許求生信念的濁魘現在一心求死,不僅能少受一些肉體傷害,還能避免被精神上凌虐一番。

  她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但眼前面對的是個死局,無非怎么死罷了。

  “投降乞饒也許有用?”她自嘲地想。

  情侶二人組的互相傷害環節終于結束,他們向濁魘投來了視線。

  濁魘頭發一松,無力地腦袋微微垂下,她勉強抬起沉重的眼皮,準備迎接自己最后的命運。

  實在不想糊里糊涂地死去,濁魘咽了口血沫,虛弱地問:“你們到底是誰,誰讓你們襲擊我們的……梅拉召喚師中,沒有你,這樣的異類……你是,異大陸訪客?那位擊敗了暴食者的人?”

  “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擊敗暴食者的異大陸召喚師啊,哈哈哈哈。”男人哈哈大笑,“當初編的小故事仍舊很有市場嘛。”

  濁魘頭皮發麻,藍寶石般的雙眸戰栗地顫動,只言片語間,她似乎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誰……

  麻木的身子如有電流淌過,濁魘覺得呼吸困難:“你……不,不可能的,如果你是暴食者……那光魔法師,塞拉?”

  光魔法師褪去長袍,傲然挺拔的身姿讓濁魘險些腦袋快要炸開了。

  “塞拉·奧菲利婭……那么……”

  濁魘左顧右盼,尋找著那個遲遲未曾現身的死靈術士,突然一個恐怖的猜想在她的大腦中閃過。

  面對那個足以擊毀她認知的可怕真相,濁魘牙關緊咬,臉色蒼白。

  “你要找死靈術士嗎?”塞拉打了個響指,不遠處隱隱閃爍的靈體束縛得到解脫,紛紛逃離了這片他們感到陌生的土地,“我就是。”

  濁魘再次吐血,除了認知受到沖擊而心神動蕩,剩下的,是浩瀚無盡的恐懼。

  塞拉·奧菲利婭,這可是勞倫德一手帶出來的孩子,一個一度被傳為下一代教皇的光輝神選,光輝魔法大成者,心向光輝之人……她美麗,驕傲,強大,如同山巔怒放的花朵,即便是久居梅拉東部的各種族,都因為勞倫德的緣故,尊敬、畏懼著優秀的她。

  濁魘不認為勞倫德識人不明,八十年的掌權,死后余溫猶在,讓繼任者繼續心向光明,一心為善,若不以卑劣行徑挑起沖突,教國的存在將始終是各族爭霸梅拉無法逾越的高墻。

  這樣的人不會看走眼,塞拉也絕不是因為勞倫德的死才一步步走向墮落,唯一的可能……

  濁魘恐懼萬分,但卻鬼使神差地抬起頭,望向了暴食者……他的嘴角掛著難以捉摸的微笑,居高臨下的姿態令她形如螻蟻,卑賤如塵埃。

  只有朝夕相處的枕邊人才有將圣潔崇高的她扭曲墮落的力量……剛才的一幕幕閃回,塞拉簡直就像是他的玩具,任由他擺弄,褻玩……

  異大陸召喚師根本不存在,一切都是暴食者放出的消息,他想要掩飾什么……韜光養晦背后蓄謀著什么驚天陰謀?

  還有……死靈天災的終結盛傳為異大陸召喚師所為,那豈不是說……這個人本身就有著匹敵死靈天災的力量?

  濁魘大腦完全被恐懼所支配,暴食者的名字不斷地回響,緊扣她的心弦,自恃天資出眾的她心志如紙皮般脆弱,生不起一絲一毫抬起頭,再看一眼的念頭。

  “怎么處理?”路禹以征詢地口吻,將問題拋給塞拉。

  “逃跑的人放走了兩個,多一個,有容錯,至于這個……”塞拉深思,“八階魔法師,殺了有些可惜……輪回塔里的人偶也許可以多一個?”

  話音剛落,濁魘大腦一片空白。

  如果剛才的只是猜測,那么此刻塞拉的話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是什么讓心向光明的塞拉學習了死靈術法,又是什么能讓塞拉神選輕描淡寫地將制作活人偶的話說出口!

  這幅口吻,濁魘聽出了濃濃地取悅暴食者的意味,她幻想著神選心中仍存有一絲善意顯得愚蠢可笑,到底是什么能讓塞拉墮落至此……這可是一位曾經的神選啊!

  濁魘內心的恐懼快要沖破喉嚨了,暴食者與塞拉的對視似乎是在對這個決議進行最后敲定,沉默的氛圍凝滯了空氣,不遠處風卷起了樹葉,發出沙沙聲,讓如同中了定身咒的濁魘絕望地大喊:“咕…殺了我,你們還是殺了我吧!”

  她不想成為人偶,也不想見識暴食者足以扭曲心智的絕望力量。

  那讓人絕望的未來,足以席卷整個梅拉的黑暗,她不想看到!

  “你有些惡趣味啊。”路禹說,“分明不是這么想的。”

  “怎么了?我只是在滿足你的惡趣味啊,你不是很喜歡讓我穿奇奇怪怪的衣服嗎,這家伙的身材,長相不都挺好嗎,我看她穿也挺合適的,不喜歡嗎?”

  “還在亂說。”路禹平靜地糾正,“我喜歡的是你穿,不是別人。你和璐璐對我而言是特別的。”

  “!!”

  塞拉姣好的臉蛋上兩抹紅暈迅速綻放開,突如其來的宣言讓她無所適從,尤其是還有外人在場……只想跟路禹開個玩笑,為什么反過來會是她又一次受到傷害呢!

  “別想花言巧語……再怎么說,我也不會穿的。”

  努力保持著驕傲的神情,但又不可避免地羞澀著,塞拉的這副模樣讓濁魘愈發恐懼,她的心跳速率已經爆炸。

  塞拉紅著臉咳嗽了一聲:“好了,說正事,確實無論是殺掉還是做成人偶都太可惜了,八階暗精靈,嫻熟的戰斗經驗,近戰遠程切換的作戰風格,出色的暗魔法,嘖嘖,能派上用場的場合很多啊,晨曦領這樣的人也不多啊。”

  “西格莉德連尤妮絲都能處理好,這個家伙應該不成問題。”路禹說,“須臾,打包,帶走,正好問問她有關于異族的一些問題,這家伙腦袋這么好使,恐怕在那邊地位也不低吧。”

  濁魘瞪大了眼睛,她顫抖地大叫:“別,請你們殺了我,殺了我!!”

  須臾感慨了一聲“還挺有骨氣”,先是在她的肚子上又補了一拳,再接一記手刀,順利送給濁魘一場好夢。

  答應諾埃爾的事情全部完成,離開斯萊戈前,路禹將消息告知了他,而這也包括了濁魘這個八階暗精靈的事情。

  然后他就后悔提了一嘴暗精靈的性別了。

  “什么,女的暗精靈,還是八階……喂喂喂,你能不能送回來啊,沒準有值得關注的信息需要審問呢?”

  “我告訴你這些,是想讓你明白,異族已經派出高階魔法師悄悄影響四大國了,不是讓你惦記著暗精靈的。”

  “你說的我都懂,能不能先把暗精靈還我……看在我給你創造機會的份上。”

  塞拉立刻搶過雕像,一把按斷通訊。

  好了好了,今天正常作息,不然感覺真會熬出事,章說摩多摩多可以嗎?海豹真的會努力雙更的

  (本章完)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