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田園錦繡:農女要上天 > 第248章 我回來了
    鄭金靈收拾好細軟,小心翼翼的將那秘方放入包裹。

    “放心吧娘,有了這個寶貝,還怕我在吳家翻不了身?等著女兒的好消息,等我成了正房吳太太,就把您接到城里,吃香的喝辣的。”

    王春秀歡天喜地的送走了女兒,卻沒想到,不僅沒等來女兒的好消息反而等來了抓自己的官差。

    鄭金靈坐著村里的牛車,趾高氣昂的進了城到了吳家大門口,直接大力拍門。

    守門的管家看是被送回娘家的失寵姨太,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

    鄭金靈上去就是一個耳光:“不長眼的狗奴才,睜大眼睛看看我是誰,不出十日,恐怕整個吳家都要我鄭金靈說了算!”

    鄭金靈沒有多做耽擱直接沖進吳老爺的臥房。

    這段時間,好色的吳老爺早就為自己又納了一房貌美的姨太太。鄭金靈這個女人,現在不過是向鄭老爺賠罪的工具罷了。

    吳老爺正摟著小媳婦親熱呢,突然被人大力踹開門,立馬不爽道:“什么狗東西,打擾你大爺的雅興!”

    見到鄭金靈時還愣了愣:“我還沒有派人去接你,你怎么自己回來了,這么想被我送到老鄭頭那里?”

    鄭金靈啐了一口,直接從兜里掏出一張薄薄的紙:“老爺,您看,這是什么?”

    吳老爺不耐煩她故弄玄虛:“趕緊的,那是什么東西?”

    鄭金靈得意道:“鳳芷幽的美容秘方,我搞到手了。”

    吳老爺瞬間兩眼放光,美人也不管了,從床上爬起來踉踉蹌蹌的沖過來:“是真的!?”

    鄭金靈道:“那還有假,這本來就是我爹的祖傳秘方,只不過被那賊丫頭據為己有罷了。”吳老爺才不管她是從哪搞搞過來的,臉上笑出了褶子花,仿佛看見大把大把的鈔票嘩啦啦的流入吳家,嘴里一邊不干不凈的叫著親親寶貝,一邊要伸手拿那張紙

    。

    鄭金靈又把秘方放到自己懷里:“吳老爺,這可是我們家的祖傳秘方,哪能這么輕易的就給您了。”

    吳老爺心里暗罵小賤婦,面上還是笑嘻嘻的:“那能讓我們小金靈吃虧。去把那個逆子抽三十鞭給鄭老爺送去賠罪!”

    鄭金靈飛了個媚眼,劃拉著吳老爺的胸膛,調笑道:“這還差不多~”

    那邊那個不學無術的吳家少爺莫名其妙的挨他爹一頓打,還被送到鄭家,跪在人家大門口被一頓羞辱,從此算是徹底嫉恨上鄭金靈。

    偏生這鄭金靈也是個不知收斂的,仗著秘方,在吳家橫行霸道,還直接欺負道吳家大房頭上,揚言要成吳家大太太。

    吳家大房也不是個吃素的,娘家也是富甲一方,怎會容得下一個小小農女騎到自己頭上,讓丫鬟給了鄭金靈幾巴掌,干脆利落的將人扔了出去。鄭金靈又去找吳老爺哭哭啼啼撒嬌求憐,連秘方都搬出來了,嚷嚷著要做大太太。吳老爺也是拎的清事的,大房是絕不能動的,但是還要靠著秘方掙錢,只好滿

    嘴花言巧語哄著鄭金靈,又差人裝了一馬車好東西給自己丈母娘送了過去。

    王春秀看著一件件的好東西搬進了自己家,得意的鼻孔都要朝天,旁邊的韓萬香羨慕道:“王姐,這金靈本事真這么大,我看快哄得吳老爺把吳家送過來了!”王春秀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女兒,我們金靈可是馬上要成為吳家大太太的人,一輩子榮華富貴衣食無憂,哪像某些個賠錢貨,還得自己在山上干苦力做生

    意,沒個半點女人樣,丈夫還是個瘋的哈哈哈哈。”村子里的風言風語完全影響不到鳳芷幽,她正帶著一幫能工巧匠在后山那片荒地勘察,工廠的圖紙和位置已經選好了,不日就能開工,爭取在年前落成,等這座

    含羞草工廠建成,有了大量穩定的供貨源,她的醫館生意定能再上一層樓。

    吳老爺特意新開了家胭脂鋪子,哄著騙著終于折騰著讓鄭金靈做好了第一批美容化妝品。

    這美容秘方的奇效吳老爺是見識過得,開業前夕專門厚著臉皮去給城里的有頭有臉的人物都送了請帖,還想著名聲最好是能一炮打響。

    吳家胭脂鋪開業當天,鋪天蓋地的鞭炮響,幾乎所有與吳家有生意往來的都好奇的想過來看看,這吳家美容品,到底有沒有那種讓吳老爺夸得天花亂墜的奇效。

    鄭金靈穿金戴銀的在門口喜氣洋洋的迎客,嘴角差點咧到后腦勺,哼,看這種火爆程度,這次一定壓的鳳芷幽翻不了身。

    鳳芷幽倚在醫館門邊,看著那邊鞭炮齊鳴,鄭琪琪還在憤憤不平:“妹子,明明就是你的秘方,這老鳳家窮了根,哪有什么祖傳的好東西!”

    鳳芷幽微微一笑:“人越多越好,嫂子準備準備,最多三天,我們要開門迎客了,別到時候忙不過來。”

    鄭琪琪一頭霧水,但是鳳芷幽說的話她當圣旨聽,當即忙碌起來。

    晚間吳家胭脂鋪東西早早售完關了門,鄭金靈乘著軟轎,經過醫館時冷嘲熱諷了幾句鳳芷幽也混不在意。

    鄭金靈搞不明白,明明現在自己風光一時無兩,為什么還是壓不下去鳳芷幽這個女人!

    吳家胭脂鋪開業第三日,吳家小廝剛剛打開門,就被一燉堆爛白菜臭雞蛋劈頭蓋臉的砸了滿身。

    門外,往日那群大戶人家的小姐夫人早就沒了端莊淑得的模樣,憤怒的在門口叫罵著。原來眾人買了吳家胭脂鋪的東西,不僅沒有讓皮膚變好 膚變好,反而從昨晚開始長痘生瘡,有的生生把自己的夫君嚇的大叫,在家里丟盡了臉,今天天一亮,她們便候

    在吳家大門前,勢要抓花鄭金靈和吳老爺的臉!這幾天一直美的在天上飄的鄭金靈,哪見過這陣仗,躲在門后不敢出去,早已忍耐多時的吳老爺此時噼里啪啦幾個巴掌甩出去:“賤婦,你干的好事!”鄭金靈瞬

    間臉腫的老高。

    鄭金靈哭訴道:“老爺!是鳳芷幽那個毒婦親自當著全村人的面寫的秘方,不會有假啊老爺!一定是那個鳳芷幽搞得鬼!一定是!”門外的婦人基本上都是整個城里有頭有臉的人家,吳老爺萬沒想到,自己腆著老臉厚著臉皮求來的客源,不僅沒能帶來財富,反而成了全城人唾罵的笑柄。吳老

    爺氣急,恨不得能生痰鄭金玲的肉。這時吳家大房慢悠悠走過來,涼涼道:“老爺,這秘方據說確實是鳳芷幽當著全村人面抄下來的,但是同時她也說了,這其中最重要的配方,就是女兒家善良純潔

    的眼淚,這種東西,怕是這賤婦一輩子沒有的。”

    吳老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諂媚道:“依夫人之見,如今如何解這困局?”

    吳大太太輕蔑的看了鄭金靈一眼:“秘方是鄭金靈帶來的,這胭脂鋪也是鄭金靈帶頭開的,我們吳家只不過是被賊婦蒙蔽而已,有什么錯?”

    說著輕飄飄的將一只休書遞給吳老爺:“不過是一房姨太太,休了便是,從此鄭金靈造的孽,可是與我們吳家,沒有半點干系。”

    鄭金靈還想哭鬧,吳老爺直接一腳踹了過去,迫不及待的簽了休書,沒了姨娘的身份,鄭金靈不過是吳家的一個賤婢,吳家大太太當即令人將鄭金靈扔了出去。

    前些天還對鄭金靈笑臉相待的門外眾人,憤怒的圍了上去,扒了她的衣服撓花了她的臉,恨不得要了她的命。官差很快來了,直接帶走了鄭金靈,以謀害誥命夫人的罪名將人關進了大牢,原來欽差大臣正好巡游至此,夫人只不過是湊了個熱鬧,便被無良商家害的幾乎毀

    了容,天天以淚洗面,貴人發怒直接將人關進了最折磨人的水牢,禍及蓮花村,連帶這些天一直趾高氣昂的王春秀,一并關了進去。此時鳳芷幽默默掛了塊問診的牌子,城中眾人這才想起,這位鳳醫生專治婦人的疑難雜癥。醫館一時人頭濟濟,被鄭金靈毒害的婦人,紛紛跑來看病,醫館一時

    賺的盆滿缽滿,同時還宣傳了有奇效的含羞草。蓮花村后山荒地上,成片的廠房正拔地而起,建房子的工人,鳳芷幽肥水也沒留外人田,直接讓里正找了村里靠譜的青壯年。很多家庭因此多了一份收入,日子

    過的更紅火,沒了王春秀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鳳芷幽在村里的名望逐漸大了起來。

    氣派的新家也快蓋好,鳳芷幽最后一次為夙梓宸施針,男人的失憶癥也近痊愈,最近不知在忙些什么,總也見不到人。

    夜已深,二人正要入睡,夙梓宸突然睜開了雙眼,隨手抄起枕邊的彎刀揮去,正好擋住劈將下來的長刀,冰刃交接,發出刺耳的聲音。

    趁著夙梓宸與來人纏斗在一團,鳳芷幽爬過去點亮油燈,只見這人一身勁裝黑布蒙面,一招一式竟有些宮中禁軍的影子。

    被夙梓宸制服后,黑衣人也沒留戀,直接咬碎嘴里的毒藥,死了個干脆利落。

    鳳芷幽看向夙梓宸:“宮里來的?”

    夙梓宸沒有說話,走過來沉默的抱了鳳芷幽良久,才開口道:“幽兒,我恐怕要離開一段時間了。”

    自京來城蒙面求醫的貴人,宮里來的殺手,鳳芷幽已經隱隱猜到了夙梓宸的身份。

    第二天,鳳芷幽為夙梓宸收拾好行囊,送人到蓮花村口,二人對視,半晌無話。

    夙梓宸嘴唇輕輕碰了碰鳳芷幽的額頭:“幽兒,明年梨花開時,我必歸。”

    鳳芷幽張張嘴,最后只說:“夙梓宸,你這條命,是我好不容易救回來的,一定要活著回來,明年春天若是你回不來,我便改嫁!”

    夙梓宸差點讓媳婦氣笑了:“好,一定活著回來,等我。”

    時光匆匆,轉眼六個月過去了,寒冬過完,眼見柳枝抽出嫩芽,春水溶溶。

    鳳芷幽的工廠建起來,醫館也開了分店,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晚上埋進房間里數錢。

    天高皇帝遠,城里的百姓興致勃勃的說著皇家八卦,鳳芷幽也聽得津津有味。

    “據說戰功無數的威武大將軍突然消失了一段時間,原來是皇帝聽信了身邊佞臣讒言殘害忠良,連最廉政愛民的顧丞相也被貶啦!”

    “威武大將軍和顧丞相打著“清君側”的旗幟,率領十萬大軍一路由南向北,路上無數兵士相應,可見這皇帝當的實在是不得人心。”

    “話說這一路打到皇城,那前皇帝竟然給活活嚇死了,只剩下皇后和一個幼兒,瘋的瘋,傻的傻。”

    皇后瘋了?鳳芷幽一愣,不知其中又有什么關竅。

    “隨后威武大將軍和顧丞相便輔佐賢王爺,也就是前皇帝的幼弟,登上了皇位,據說啊,當年老皇帝臨死前,屬意的就是這位賢王!”

    眼看天將黑,鳳芷幽收拾好東西,便關了門先回了家。

    天氣逐漸暖和起來,滿山的梨樹桃樹正開著一樹樹的繁花。

    臨近家門時,鳳芷幽愣住了,一樹梨花白下,周身華服的高大男子看見她便笑了。夙梓宸朝她張開雙手:“幽兒,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