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田園錦繡:農女要上天 > 第247章 當朝大將軍竟成了瘋子?
    輕薄的面紗遮著皇后的臉,蔥白的手指端著一盞白玉骨瓷做的精制茶杯,里面的茶湯透著瑩瑩碧色,面前跪著一黑衣人。

    “當朝大將軍竟成了瘋子?”

    女人露出嘲弄的笑容:“呵,一頭失了智的瘋犬,可是夠我們皇上喝一壺的了。”

    皇后輕啜一口香茶,慢悠悠道:“去,給我們的好丞相好皇上,傳個信兒。”

    張青峰小時候,家里還算有點資產,也在私塾念過幾年,勉強混了個秀才。

    后來家道中落,家產基本上被他老子吃喝嫖賭敗光,家產沒了時,他老子正好喝酒墜河死了,當了一輩子富貴閑人。

    張青峰和他娘卻沒有這么好命,天天被追債的堵著門打罵,后來他娘改嫁不愿意帶她這么個拖油瓶,他就帶著一身富貴病,成了個空有秀才名頭的無賴混混。

    這天日頭毒辣,張青峰叼著根毛毛草,倚在門前大樹下,心里想著吳麗麗那蠢婆娘做消遣,腹內雷聲大作,熱的像條有進氣兒沒出氣兒的狗,心里別提多煩躁。

    吳麗麗走近時看見的就是張青峰不圖上進的樣子,想到夙梓宸那高大偉岸的模樣,再聯想到跟自己快活兩夜的竟是這潑皮無賴,不禁恨得咬碎的一嘴銀牙。

    “呦,瞧這是誰?吳大小姐,稀客啊,是不是想我想的緊啊?”張青峰抬眼看到吳麗麗,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吳大小姐這是哪癢癢了,要本秀才給通通啊?”

    吳麗麗用手絹捏著鼻子,嫌棄道:“張青峰,咱倆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要是敢說出去壞了本小姐名聲,我絕對饒不了你!”

    張青峰混不在意,慢吞吞的起身往吳麗麗身上膩歪:“還沒給你伺候服呢?前兩天不知道是誰,爽的整個村子都能聽見你的浪叫。”“你給我閉嘴!”吳麗麗想到那爽利,又惡心又惦記,好在沒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趕緊收拾好自己氣急敗壞的表情,居高臨下道:“張青峰,這里有筆賺大錢的

    買賣,你做是不做?”

    張青峰咧著嘴笑的不懷好意:“什么賺錢的大買賣,你能想到我?”

    “哼,這次事成,鳳芷幽的家產都是你的,我只要夙梓宸就好。”鳳芷幽的家產?那個婆娘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一千兩買那些個沒人要的荒地,天知道她還有多少銀兩,自己要是能奪過來,嘶,就是可惜了,那小娘們長得還不錯

    ,可比懷里這個蠢女人強多了。

    “托我辦事?我有什么好處?”張青峰不改淫邪本色。

    吳麗麗扭扭捏捏的,一副貞潔烈女模樣 ,張青峰冷笑一聲,吳麗麗這女人挑唆殺人這么大的把柄再自己手里,她還想逃出自己手掌心,哼,等著自己玩膩了吧!

    今天醫館生意依舊不錯,又是忙碌的一天。近來隨著治療,夙梓宸的記憶逐漸恢復,卻變得越發粘人,鳳芷幽在忙著醫館的同時還要應付這條粘人的大犬,著實有些疲累,每日最舒服的就是挨住枕頭的時

    候。

    鳳芷幽吹息蠟燭,安靜躺好,盡量忽略掉腰上那條結實有力的胳膊,正要入睡時,卻忽然聽到院子里有什么響動。

    “噓”鳳芷幽食指抵住夙梓宸的嘴唇,立時就要翻身而起的男人乖乖定住不動了。

    鳳芷幽一邊全身心注意院子里的情形,一邊隨意安撫道:“梓宸真乖。”

    接著微弱月光,鳳芷幽仔細辨認著黑暗中那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張青峰,他來做什么?

    只見那黑影慢慢摸向院里唯一的那口井,隨即從懷里掏出什么東西,扔進了井里。

    竟是要下毒!???

    張青峰半夜三更無緣無故跑到這里投毒做什么,八成是聽了吳麗麗的教唆。

    本來以為這個吳麗麗只是蠢罷了,自己不愿意跟她計較,誰料到她竟 料到她竟心思歹毒至此,甚至想要投毒殺了自己。

    好啊,鳳芷幽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當她是面瓜好欺負么?

    鳳芷幽嘲弄的笑了,既然他們敢做,也就別怪她將計就計,報復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蓮花村的村民發現,鳳芷幽并沒有如往常一般,駕著馬車前往城里,有人還看見她嫂子鄧琪琪著急忙慌的,說什么突然生病了、

    張青峰和吳麗麗相視一笑,一副陰謀得逞的小人模樣。連著三天,每天晚上鳳芷幽吹熄燈后,都能看見張青峰鬼鬼祟祟的翻墻進來,將懷里的毒粉投入井中,鳳芷幽一邊配合著病越來越重,一邊盤算著一定要提前把

    自己的大房子蓋好了。

    張青峰和吳麗麗計算著毒效,最后一天等鳳芷幽滅燈后,都懶的再等,直接踹門沖了進去。

    這一下動靜不小,但這處宅院在村里本也偏僻,張青峰也不怕驚動誰,等村里人反應過來,他早將鳳芷幽家洗劫一空,逃之夭夭了。張青峰一手舉著火把一手拎著柴刀踹開門,滿意的看到屋里的人驚慌失措的爬起來,一臉驚恐的望著他,他湊近看著鳳芷幽漂亮的小臉眼神里全是惡心的貪婪:“

    鳳芷幽,現在立刻把你們家值錢的東西拿出來!不然你就別想活過今天!”

    鳳芷幽害怕道:“你,你是張青峰,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你這是犯法的!”張青峰不耐煩的想直接揪住鳳芷幽的頭發,卻被她身后男人的眼神嚇到,他微微愣神,隨即又大聲喝道:“少廢話!趕緊把錢交出來!不然就憑你們這中了毒的小

    身板,都他媽別想活過今天!”

    鳳芷幽道:“什么?怪不得這幾日我總覺頭疼難忍,原來竟是你嚇了毒,我鳳芷幽素來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么要害我!”張青峰看著鳳芷幽嚇得花容失色的一張小臉,起了色心:“你不如問問你自己,左右不過一個瘋男人,你都舍不得讓給吳麗麗,吳大小姐氣不過,你的命和錢,可

    不都別想要了.”

    說著又湊近鳳芷幽,下流道:“怎么,那瘋男人技術真這么好,讓你們一個兩個的都這么惦記?不如試試我的,保準你”

    張青峰話還沒說完,便聽吳麗麗一聲呵斥:“啰嗦什么!錢和這個女人歸你,要干什么隨你,隨便找個什么荒郊野地殺了便是,趕緊動手!”張青峰滿屋子亂竄的搜刮銀兩和值錢的東西,最后看著鳳芷幽到底色心不死,想直接扛上肩,帶出去先找個地方逍遙逍遙,夙梓宸陰著一張臉,差點把張青峰那

    雙咸豬手捏斷。

    正在此時,卻見院子里火光沖天,鳳芷幽大哥和夙梓宸暗衛舉著火把大步走進,身后正是黑著臉的里正和一眾村人。

    一瞬間,張青峰和吳麗麗便軟了腿腳。

    “大膽賊人,在我蓮花村地界竟敢作奸犯科,來龍去脈我在屋外聽得清清楚楚,人證物證俱在,來人啊!把這對奸夫淫婦給我抓起來,明日送官!”

    “大人,大人!小人冤枉啊!都是這賊婦出的注意,小人是被迫的啊!”

    “胡說!明明是你想謀財害命!”

    張青峰和吳麗麗早已嚇得魂飛魄散,被人拖出去時,只聽得見尖銳的互罵聲。

    吳麗麗見大勢已去,恨極了,尖聲叫道:“鳳芷幽!你這個賤人,你不得好死!你給我等著!”

    夙梓宸抬手輕輕捂住鳳芷幽的耳朵,不叫她再聽這些污言穢語,呵,敢欺負將軍夫人,九條命都不夠她還的。鳳芷幽拍拍胸脯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里正此時也是氣壞了:“你放心幽丫頭,不說你剛為咱們蓮花村做了件大好事,就沖這對賊人的行為,敢敗壞我們蓮花村名

    聲,我也決不會輕饒了他們!”此時的王春秀和鄭金靈正捧著“秘方”,暢想著未來榮華富貴的生活,聽聞此事還暗罵這個吳麗麗沒本事,怎么沒真的把鳳芷幽搞死,殊不知,自己也要大難臨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