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獸御天下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大結局
  “桀桀!”李星辰滿臉猙獰,笑得肆無忌憚。他雙手向兩邊平臺而起,整個人慢慢上升至半空中,長發無風自動。

  這一刻,整個地面開始不斷顫抖起來,地上堆積的尸體慢慢漂浮起來,甚至連那些被血液染成紅色的泥土、山石,也零零碎碎地漂浮而起。

  “你瘋了?”凌戰怒吼道。

  李星辰依舊保持著猙獰的笑容,等到所有夾雜著血腥的尸體、泥土、山石、兵器都漂浮到半空中時,他突然張開了嘴巴,猛吸一口。

  “呼呼……”

  一陣寒風突然襲來,一股無形的力量不斷吸拉著凌戰,凌戰急忙雙手持劍,將白露倒插到地上,與此同時,將體內的武氣盡數調離出來,全身爆發出一股有一股武氣不斷向上沖擊,以此來緩解那股吸附的力量。

  半空中,李星辰長大的嘴巴,不斷貪婪地吸允著,無數尸體形成了一個偌大的漩渦,不斷盤旋著飛向他的嘴巴,那股凌厲地風將那些快要進入李星辰嘴巴的尸體,撕裂成無數細小的碎片。

  這就好像是鐵器受到了磁鐵的吸引,而且是很大的一塊‘磁鐵’,而所有沾有血液的人、蟲族、泥土、山石、兵器、花草,都是‘鐵’。

  大量的‘鐵’被李星辰吸入口中,他的副部不斷變大,以至于撐破了長袍也還在不斷脹大,圓鼓鼓的肚子還在不斷變大,他的頭與不斷變大的肚子比起來,嚴重不成正比,甚至逐漸被肚子掩蓋。

  “麻蛋,撐死你丫!”凌戰惡狠狠地說道,那股無形的力量還在不斷加劇,他的身體也被吸拉著向上,只是他雙手牢牢地抓住插在地上的長劍,這才沒有被吸起。

  “啊!”

  一聲慘叫突然傳來,凌戰急忙挑目看去,一個穿著天藍色長袍的女子手舞腳蹈地倒飛著不斷朝著李星辰飛去。

  凌戰急忙騰出一只手,無極攝元手幻化而出,巨大的手掌將那名飛向李星辰的女子握住,這才讓她止住了身體。

  然而,有了第一個,就有了第二個,第三個……

  尖叫聲逐漸越來越多,蟲鳴聲更是此起彼伏。

  除了那些成年人大小的螞蟻以外,天空中還有一些兩米左右長的驅蟲、大碗大的‘虱子’、六歲小孩般大小卻滿口乳牙的蛀蟲……

  那些尸體幾乎已經被李星辰吃光了,一些實力較弱的蟲族和人類,被這股無形的吸力不斷吸去。李星辰的那個大肚子,就好像已經有了一座小山大小,幾乎遮擋了凌戰上空的太陽。

  凌戰左手抓住白露劍柄,右手拼命地使用無極攝元手,將一個又一個吸向李星辰的人給抓住,同時不斷看著上空,生怕錯過了每一人。

  這是一場盛大的午餐,所有帶有血腥的活物,都成了李星辰的口糧,凌戰感覺自己的體力已經嚴重不夠用了,他救了不下余三十人,沒有一個認識的,同時,那股吸力越來越大,他隨時都有可能被李星辰吸進去,現在他最怕的就是馮雪寧被吸來了,他當然可以舍棄一些人,重點照顧馮雪寧,只是這樣做,即便是救下了馮雪寧,他也會心有不安,畢竟這場戰斗已經不只是種族榮譽戰那么簡單了。

  現如今,凌戰唯一希望的就是,李星辰在吸入足夠多的蟲族生命體后,能夠早點吃飽,最好是撐破肚子爆體而亡。

  “呼……”

  在凌戰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半空中突然響起了一股凌厲的風聲,接著,所有飄入半空中的活物,突然被拋飛而出,而那個偌大的肚子,就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七拐八拐地沖入云霄。

  “嘭嘭嘭……”

  那些被凌戰救下來的人,由于失去了吸力,重重地掉落到地上,不一會兒,天空再次恢復了安寧,然而地上卻跟削了一層似的,光禿禿一片,空氣中再也沒有了血腥味,卻多了一股口臭。

  “你們沒事吧?”凌戰急忙拔出白露,朝著最近的一個人跑去。

  “怎么回事?”這是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青年,他灰頭土臉地從地上爬起來,茫然地問道。

  凌戰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說道:“快去看看其他人吧。”

  哪位青年點了點頭,兩人分散開來,很快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算上凌戰,一共有三十八人。他們分別來自大陸的各個地域,各個門派。但是此刻,他們卻生不起半點敵意,都在相互討論著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凌戰將他們挨個看了一遍,這群人全是武尊一下實力,換句話說,李星辰的第一波血祭,援用的是武尊一下的生命體,吸附的對象看來不止和實力有關,和距離也有關系,至少凌戰沒有看到一個萬獸天宗的弟子。

  “這位兄弟,剛才到底怎么回事?”那群人討論了半天,也沒明白怎么回事,所以只能來問凌戰。

  他們進入這里后,都被那些體積龐大的蟲子給嚇到了,然后開始了和蟲族的戰斗,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有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吸向這里。

  “有人發動血祭。”凌戰簡單地說道。

  “什么?血祭!”

  “誰這么大膽?”

  “是啊!不是說血祭不會長生只會短命嗎?”

  ……

  縱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一個個都面色凝重。

  武極要想突破踏入武皇的行列,需要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凌戰遇到的高手也不少了,但大多數停留在武極巔峰的階段,除了袁弘和上官雄這兩位可能是武皇以外,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其他武皇,即便是刀神劍魔劍圣刀鬼這四位前輩,據陳也只是巔峰武極而已。

  李星辰早年就已經是武極了,在凌戰吸納神識的這段時間,很有可能已經突破到了武極巔峰,這次李星辰這么大手筆,很有可能就是為了突破武極達到武皇的一種手段。

  想到這里,凌戰不禁大膽地猜錯,如果長生不老只有通過神木和血祭,那么李星辰通過血祭來突破武極達到武皇,很有可能意味著,達到了武皇,就能長生不老。他聯想到了劉云燕,劉云燕發動過血祭,雖然和目前的場面比起來,有些小巫見大巫,但卻活了那么多年。

  “桀桀!”

  半空中突然響起了陰冷的笑聲。

  凌戰急忙抬頭看去,李星辰赤裸著身體,飄飛在半空之中,他看了看地上的人,笑著說道:“好飽!”

  “你是什么人?那個地域哪個門派的?”

  “快下來,別被吸進去了!”

  “難道是你干的?”

  ……

  地上的人又一次暴動了,他們就好像受驚的小驢,稍微有點風吹草動,都緊繃著神經。

  “凌戰,有興趣跟我去看看嗎?”李星辰突然笑著對凌戰說道。

  凌戰打開了探測器,對準李星辰掃描了一下,探測器傳來的滴滴聲,證明著它還在工作,只是卻沒法顯示李星辰的實力,很顯然,現在的李星辰,實力已經深不可測了。

  “去哪兒?”凌戰小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是去完成我想做的三件事了。”李星辰怪笑著說道。

  凌戰咬了咬牙說道:“好,我跟你去!”

  他縱聲一躍,飛入半空之中,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徹底驚呆了。

  這是一個古老的戰場,目光所及范圍,全是光禿禿的石頭,和沙漠不同,反倒有些像是沙灘的亂世地帶。

  放眼望去,在這片亂世的盡頭,有一座高達的雪山,白茫茫一片,就好像是指路的明燈,聳立在遙遠的天際。

  “走吧!”李星辰微微一笑,隨后抬起右手,豎起食指在虛空中輕輕一點。

  咚!

  一聲清脆的泉水聲響起,接著,半空中蕩開了一圈圈漣漪,李星辰身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水紋地帶。他率先走了進去,凌戰猶豫了一下,跟了進去。

  “等等我們!”

  地上的人看到后,急忙飛起來,然而李星辰和凌戰已經消失了,而他們在半空中轉了好幾個圈,也終究沒能找到離開的方法。

  李星辰的這一手的確夠漂亮,踏破虛空,進行瞬間移動,這種方式凌戰不是第一次看到,上次上官雄也曾經表演過一次,不過那一次沒有任何傳送陣,就那么一個響指的功夫,就已經從九幽城連同帳篷轉移到了萬獸天宗山下。

  “咦?”

  在這片漆黑的通道中,凌戰感覺只走了一步,就撞到了一個人,接著,四周漆黑的環境慢慢變換,等到凌戰再次睜開雙眼時,他才看到,他已經撞到了李星辰后背,而在他們前面,有一座威武聳立的大雪山。

  李星辰似乎并沒有在意凌戰撞到了他,他用食指輕輕點了一下身前。

  “嘭!”

  力量碰撞的爆炸聲突然響起,李星辰不由得倒退了好幾步,凌戰要不是閃躲及時,恐怕早已經被撞飛。

  “有點意思!”李星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邪笑。

  “大膽!”震耳欲聾的吼聲憑空響起,接著,半空中突然多了四人,這四人凌戰也認識,自然是刀神劍魔劍圣刀鬼四位前輩。

  “來者何人?”劍圣背負著雙手問道。

  李星辰微微一笑,“南荒域魂宗李星辰。”

  “要想進入雪山,需走正門,為何闖山!”劍圣怒斥道。

  李星辰斜眼看了一下劍圣,再看了看刀神劍魔和刀鬼,笑著說道:“你們的血……是什么味道?”

  “大膽!”劍圣怒吼一聲,無數柄金色的長劍突然圍繞著李星辰和凌戰凌空而起,將兩人團團包圍了起來,“速速離去,再敢闖山,殺無赦!”

  “那就來吧!”李星辰隨手一揮兒,周圍的空氣出現了一絲動蕩,那些金色的長劍瞬間煙消云散。

  “武皇!”

  這一刻,四大神人都震驚了,他們面面相覷,滿臉難以置信。

  “武道之圖,漫漫無期,每一次突破,都以為達到了極致,其實距離極致,還有很遠很遠。”李星辰邪笑著說道:“你們的鮮血,我先收下了。”

  話音剛落,李星辰突然張開右手,對桌四大神人憑空一抓。

  “找死!”四大神人迅速反應過來,即便是面對剛踏入武神階段的李星辰,即便他們四個也只有武極巔峰的實力,也并沒有退卻半步。

  其中,刀神和劍圣率先發起了進攻,劍魔和刀鬼殿后。

  劍圣右手豎起大拇指,瞬間出現在了李星辰身前,大拇指對桌李星辰的額頭按去,這一刻,無數兵金燦燦的劍氣形成一個巨大的劍尖形狀,插向李星辰的額頭,而在劍圣身后,刀神雙手合于頭頂,凌空旋轉一圈,而后雙手猛地對著李星辰劈下。

  “嗖嗖嗖!”

  一連十余柄大刀沖天而起,而后一柄柄快速劈向李星辰。

  在刀神身后,劍魔和刀鬼同時輕喝一聲,瞬間出現在了李星辰身后,兩個女人幾乎同時右手成掌,打向李星辰的后背。

  這是一場巔峰實力的對決,凌戰覺得自己的生命收到了威脅,急忙想要逃離這里,然而他還沒來的及動,李星辰就說道:“你們血,我收下了。”

  凌戰茫然地回過頭,四大神人的面部竟然出現了一絲絲裂痕,接著,他們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下一刻,四大神人爆體而亡,大量的碎片四處飛散,一滴滴血液形成四股血流,李星辰深吸一口,將四股血液盡數吸入口中。

  “這……”大陸的巔峰強者,四大存活于世好幾百年甚至上千的神話,就這么破滅了?

  “桀桀!”李星辰笑著說道:“甜!”

  毫無疑問,李星辰才是真正的天才,以不到五十歲的年齡,斬殺了四大神人,而且沒有收到任何創傷,這即便是說出去,恐怕也沒人會相信。

  “走吧!”李星辰說完后,對著大雪山走去,剛走沒幾步,一圈白色的光輝突然出現,包裹著整個大雪山,然而李星辰只是用手指虛點一下,白色的光瞬間消散,他再次抬起右腳,只賣了一步,然而凌戰卻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牽引著他似乎走了很遠,直到再次看清楚周圍時,才發現這里已經是大雪山的峰頂。

  和凌戰想象的完全不同,大雪山的封頂,只有一個平坦冰面,就好像是一面圓形的鏡子,鏡面倒影著藍藍的天空,而在這面冰鏡的正中央,有一顆樹。

  李星辰帶著凌戰降落到了冰面上,然后一步步走向那棵樹。

  這是一顆碗口粗細的樹,樹的下半段就好像是一根棍子,沒有枝椏和枝葉,就那么插在冰面,長約五米,而上半段,依舊長約五米,只是有了茂密的枝椏和綠油油的樹葉。

  枝椏的形狀,有些像是針葉樹,而樹葉的形狀卻有些像是春芽樹,至于樹干,有些像檀木樹。

  就這么一顆奇怪的樹上,坐著一位年約四十的中年人。

  “你就是天下第一件袁弘?”李星辰笑問道。

  哪位正在打坐的中年人慢慢睜開了雙眼,看了看李星辰,點了點頭。

  “你的血是什么味道?”李星辰問道。

  “你想試試?”袁弘冷冷地問道。

  李星辰點了點頭。

  袁弘慢慢站起身來,飄落到冰面上,“年輕人,你還很年輕,即便發動血祭達到武皇,也絕不是本尊的對手。”

  “不試試,怎么知道?”李星辰笑著說道。

  凌戰不能再等下去了,他開始倒退,很明顯,這兩個武皇隨時都有可能動手,他區區一個三星武極,隨時都有可能喪命,他還年輕,不想早死,馮雪寧還在找他呢。

  “這種時候,怎么能少了我?”

  在李星辰和袁弘一觸即發的時候,一聲沉悶的聲音突然傳來,一個豆大的影子慢慢從冰面下方升起,不一會兒,冰面上多了一個巴掌大的小人。

  “看什么看?在看小爺我將你們全家女人輪一百遍啊一百遍!”小人滿臉不忿地說完,在目光看到凌戰后,不由得怒道:“臭小子,你把小爺我的女人都帶那里去了?還不快去給小爺我帶來,小爺我都好久沒有碰過女人了。”

  這……

  凌戰一時有些無語,這個巴掌大的小人怎么會出現在大雪山之巔?

  “你是……”袁弘看了看小人,問道:“上官雄?”

  “恩!”小人突然變了一副神情,隨后淡淡地說道:“換了一副皮囊,僥幸到達武神。”

  “哦?”袁弘微微皺眉。

  “武神?”李星辰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那應該會很好吃吧?”

  “我們窮其一生,都在不斷探尋著如何掌握空間規則,領悟自然法則,甚至是改變利用這些規則法則。”小人沉重地說道:“可是我們似乎都忽略了一點。”

  這一刻,李星辰和袁弘,甚至連凌戰都稟住了呼吸。

  一直以來,上官雄都是一個不吝賜教的老人,他從不解釋告訴別人他是如何修行的,然而他卻是整個大陸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武神?

  簡單的兩個字,帶給人類的震撼卻非同小可,至少凌戰是震驚了,如果上官雄現在才達到武神,那么在打敗袁弘的時候,就是武皇,換句話說,袁弘這個天下第一劍的名號,其實是武皇時創下的。

  “肉體!”

  小人重重地說道:“內修我們經歷了很多,無論血祭也好,神木也罷,達到武皇后,參悟天地法則,已然達到頂點,最多只是細微的變化罷了,然而除了內修,我們還有外修。”

  “內修達到頂點后,與其細微地精通,還不如舍棄肉體,改善外修,這點,我也是偶然參透。”

  小人重重地說完后,隨即變了一副猥瑣的嘴臉,長大大罵道:“可惡的小老兒,還不快沖小爺我的身體里出來,小爺我輪女人的時候,最不想別人參和了,你躲在小爺我的身體里面,小爺我還怎么欲仙欲死?”

  話音剛落,小人又變了一副嘴臉說道:“這是矮人族的后裔,先天神體,我也是舍棄了肉身,進入他的身體,才達到了武神。”

  “有何變化?”袁弘問道。

  “也沒多大變化,與武皇唯一不同的是,掌握的空間規則多了很多,可以橫跨整個宇宙!”小人淡淡地說道。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凌戰熱血沸騰起來,他急忙問道:“那你能到達地球嗎?”

  “地球?”小人想了想說道:“有一個人類文明,的確有地球的說法,不過那個文明,似乎已經快要被蟲族的文明取代。”

  “什么!”凌戰面色凝重,急忙問道:“那你能帶去嗎?”

  “恐怕不行。”小人說道:“你的身體還無法承受空間跳躍的法則,如果要過去,除非擁有神體,或者單純的靈魂。”

  擁有身體,就可以進入一切空間位面,那么單純的靈魂跨越空間,不就是穿越嗎?

  凌戰略微有些失望,但他整理了一下思緒后問道:“如果踏入武皇,即可長生不老,而踏入武皇的途徑,只有血祭和神木,那我請教一下前輩,您是怎么踏入武皇的?”

  “不,你錯了!”小人如實地說道:“血祭和神木,的確可以讓武極巔峰突破至武皇,而武皇也的確可以長生不老,但血祭和神木,卻不是武極突破至武皇必選的條件。”

  “利用血祭達到武皇,要想長生不老,就得不定時地發動血祭,有違天何。這也是我今天來這里的目的。”

  “利用神木達到武皇,若想長生不老,就得守護神木,神木領域范圍,可自由活動,但若離開神木范圍,也會瞬間衰老。”

  “除了這兩種方式以外,武極巔峰要想踏入武皇,還有一些切實可行但卻不易做到的方法,而我用的方法就是煉神!”

  小人一口氣說了很多,聽到煉神兩個字后,凌戰不由得怔住了,他所修煉的心法,不正是練神訣嗎?

  “不錯!”上官雄淡淡地說道:“你的煉神決,是我創的,只是整個大陸,能達到你這種實力的,卻只有你一人,和利用血祭或者神木踏入武皇階段的人比來,煉神進入的人,會強很多,或者說,如果將來真的有人能打敗我的話,恐怕只有你。”

  “那我應該怎么做?”上官雄是一個好不吝嗇的人,凌戰不想錯過上官雄的賜教,既然上官雄已經達到了武神,那么多的星球和空間可以仍他游離,這一次錯過了,凌戰可不敢保證以后還有機會見到上官雄。

  “你不是有幾個寵物嗎?煉化了它們應該就可以了,再則說,小女娃郭襄留給你的神體,你不是已經煉化了嗎?踏入武皇,對你來說,不過是時間問題。”上官雄說完后,問道:“還有什么問題嗎?”

  凌戰沉默了,一下子接受的東西太多了,他需要消化一下。

  “那么我們開始吧。”上官雄突然對著李星辰和袁洪說道:“你們兩個一起上吧!我會殺了血祭的人,保留神木的人,同時,我也想試一下,武神和武皇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桀桀,好大的口氣!”李星辰邪笑著說道。

  而袁弘也微微拱手,他已經敗過一次了,沒有什么丟臉不丟臉的。

  三人幾乎同時劃破了空間,消失在了冰面上,留下一個沉默不語的凌戰。

  大雪山的結界被毀了,那些個前來參加五十年一次武道大會的青年才俊們,再聯合擊殺了蟲族,離開了那片荒蕪地域后,很快就來到了大雪山腳下,沒有了結界的庇護,大雪山對于這些青年才俊來說,再也沒有任何障礙,甚至連四十歲以上的長輩們,都能夠輕易踏入大雪山。

  首先來到大雪山封頂的,就是那批擁有武極巔峰的強者們,他們在爬上山后,除了看到一株奇怪的樹以外,還看到了正在盤膝打坐的凌戰。

  “是他……”遠遠地,黃瀟湘在看到凌戰的那一刻,出現了一絲呆滯,而在她的另一邊,郭襄也略微變色,她們實在想不通,凌戰怎么會出現在大雪山封頂。

  這一路上來,暢通無阻,神木近在眼前,然而他們卻沒敢在亂動了,除了因為神木下有凌戰以外,還以為這里的武極巔峰多達二十幾個,誰也不想當第一個沖過去搶奪神木的人。

  過了好一會兒,實力較弱的弟子們也陸續上山,然而在長輩們的制約下,一個個都不敢貿然沖向凌戰,只能遠遠低安營扎寨。

  馮雪寧滿臉焦脆爬上山時,大雪山山頂已經有了很多人,她對于神木沒有任何興趣,一心只想快點找到自己的相公,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麻煩,她早已經傷痕累累,但卻不肯為自己療傷,因為她害怕武氣耗盡如果遇到同樣傷痕累累的凌戰,沒法替凌戰治愈傷口。

  可是,等到她滿臉無神來到大雪山山頂之后,透過人群,看到那個端坐在樹下一動不動的凌戰后,不由得大步向前,淚流滿面。

  其他人看到有人沖向神木,都急忙挑目看去,他們都猜錯很有可能發生神木巨變,然而直到馮雪寧跑到凌戰深前不遠處時,也沒有發生任何事。

  “相公!”馮雪寧有些泣不成聲,她想要撲進凌戰懷里,但卻怕打擾到了凌戰,只能低喊一聲。

  凌戰慢慢睜開雙眼,看到馮雪寧后,微微一笑,兩人幾乎同時走向對方。

  下一刻……

  藍藍的天空下,有一個潔白如鏡的冰面,冰面之上,一對男女擁抱著對方,而在他們身后,有一株隨風搖曳的樹,在他們前方,有一堆前仆后繼沖過來的男男女女,其中,沖的最快的是兩個女子,她們一人青衣飄舞,一人白衣似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