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逆旅 > 第1006章終章
    況且唐福身負著蘭德大陸的氣運誕生,短短二十年不到的人生之中,幾乎比其他人一生所經歷的事情都要更多,肩頭上更是扛著一個大帝國和一個精靈部落的未

    來,這種氣運的加成,就更不是小白能比的了。至于小白,這個命運多舛的小家伙,已經變成了唐福的一部分。命運似乎劃了一個大圈,從雷諾到唐福,這中間過去了一千年,但卻完美地將起點和終點聯結到了一起。有了新器靈的艾澤拉斯權杖,在唐福心念一動之下,便不斷瞬移,轉眼就到了空間裂縫當中。跟預想的一樣,在里克蘭德的反復折騰作死之下,空間裂縫岌岌可危。但是在徹底封閉空間裂縫之前,還有一點點時間,

    唐福完全可以利用起來——于是就有了剛才從“一”到“1”的那一幕能量暴走。現在,除了還在跟阿馬德里鏖戰的那幾百殘余神族,和躲藏在地本州邊遠地帶的零星神族之外,從奧斯空間來的神族侵略者已經死亡殆盡。總體上說,在里克蘭

    德主持之下的此次奧斯神族入侵蘭德大陸的行動,可謂陪到了姥姥家剩下的這三兩只小蝦米,已經完全不夠看,阿馬德里就能反手滅之。主持神族大本營的巨型魔法陣的那些神族魔法師被滅殺之后,魔法陣緩緩停止了運行,失去了最后這股維持穩定的力量,空間裂縫已經走到了立即就要崩潰的邊

    緣。唐福心中有數,艾澤拉斯權杖的終極使命就要來臨——它原本就是打造出來補天的神器!一旦艾澤拉斯權杖與天空融為一體,同時也就意味著唐福的意識將會被徹底抹去,融化在天地之間。天道無常,至高無上,絕不會容許唐福的意識仍舊存在。闌

    珊城中,一切都井井有條。作為大陸唯一一個沒有被外敵攻入的大帝國,雷色的國都自然是一副烈火烹油的繁華景象。位于闌珊城中心位置的皇宮,已經成為了闌珊城居民心中的信仰寄托。誰不知道,正是他們的皇帝陛下領兵出征,打得神族侵略者屁滾尿流,這才保住了雷色和闌珊城的繁華和平安。在闌珊城中,家家戶戶都會在家中或大門口設置神龕,面朝著皇宮方向,早晚日夜禱告,祈禱創世神保佑皇帝陛下長命百歲,正在皇宮中

    待產的皇后殿下平平安安。這一日,當居民們在大門外按照慣例焚香祈禱時,突然看到皇宮上空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朵巨大的鳶尾花。紫色的鳶尾花花瓣如同巨人張開的臂膀,將皇宮溫

    柔地包在懷中,雖然明知道那是幻影,卻讓人看得熱淚盈眶。只是片刻功夫,這鳶尾花的幻影便消失了,空留下滿地的嘆息。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民眾自發地聚集到了皇宮外面,卻被告知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皇后殿下仍舊在皇宮之中休養。入夜之后,皇宮外面沒有散去的人群點燃了

    蠟燭,為皇帝和皇后、還有他們即將出生的孩子祈福。星星點點的燭光,照亮了半個闌珊城,成為了這個城市永恒的記憶之一。

    愛麗絲和游霞兒站在皇宮密室中的傳送陣前面,望著外頭發呆。“走吧。”腹部微微隆起的游霞兒眼眶發紅,顯然是剛剛哭過。但這位雷色帝國的皇后和庫拉斯帝國的女皇,卻比任何人都要堅強,似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她打倒——除了剛剛消失的鳶尾花幻影。相比之下,精靈之森的圣

    女愛麗絲則更像是一個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到現在還在時不時的哽咽。游霞兒拉著愛麗絲的手,一起走入了傳送陣中。剎那之后,兩個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傳送陣里。希瑪城。薩侖百無聊賴地蹲在倉庫高高的屋頂上頭曬太陽,即使

    太陽早就落山了,他依舊不肯從屋頂上下來。帝國伯爵,希瑪城大營總后勤官薩侖閣下從早上開始就覺得心神不寧,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因此,他不顧部下的勸阻,執意跑到了希瑪城的最高處,呆呆地望

    著北方,一坐就是一天。據后勤部門的人事后回憶,最后薩侖閣下終于從屋頂上下來之后,兩只眼睛腫得有核桃那么大,顯然大哭過一場。塞魯斯,新精靈之森。忙忙碌碌的精靈們都被一聲巨響給嚇了一跳,聽到聲音的精靈都匆匆忙忙趕了過去。因為聲音是從生命樹和生命泉的方向傳來的,那里可是精靈之森的命,絕對不容有失。接著他們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原本平靜如深潭的生命泉居然化身為噴泉,將珍貴的生命泉水潑灑到了半空中,晶瑩的水珠

    甩得到處都是。生命樹更加糟糕,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原來枝繁葉茂的生命樹開始陸陸續續地落葉,已經在地上鋪滿了厚厚一層。聞訊趕來的祭祀長老蒙塔里同樣束手無策

    ,只得率領所有精靈向月神祈禱,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地本州前線。

    阿馬德里在狂暴的元素潮汐涌動剛剛結束,便不顧危險,匆匆將現場指揮權移交給海格納之后,便扔下了自己的部隊,往神族大本營趕去。

    一路之上阿馬德里沒有遇到任何阻礙,神族大本營已經在剛才元素風暴中化作了塵埃,就連那些宏偉的建筑也都重新變成了地本州的塵土。大德魯伊腳程極快,幾乎是足不點地地飛快趕到了空間裂縫的正下方——因為元素潮汐剛剛結束,魔法元素紊亂,以致大德魯伊無法變身,否則阿馬德里化身飛翼熊,想必會更加快速。然而空山落落,空無一人。阿馬德里昂首向天,只見天空中那道丑陋的裂縫正在緩緩閉合,如同一個困倦已極的旅人,慢慢合上了自己

    倦怠的眼睛。

    阿馬德里心中若有所失 若有所失,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胸中仿佛有萬千駿馬奔騰不休。他就這么站著,望著天上的裂縫一點點合在一起。

    蒼青色的天空漸漸化為一體,仿佛從來未曾裂開過。大德魯伊的眼淚和著眼眶破裂處的鮮血,一滴滴滴落到塵土之中。

    天空閉合的那一剎那,蘭德大陸上的高手們紛紛心有所感,抬頭望向同一個地方。仿佛有一個聲音,在他們的耳邊說道,吾且去,爾等好自為之……

    地本州一戰過后數日,從大陸各個地方趕來的權利者們云集在闌珊城,等待著一場會議的召開。這場由雷色帝國柯仕仁和庫拉斯帝國第一執政納羅瓦聯名召開的盛會,卻沒有鋪張的儀式,甚至沒有舉行任何儀式。來參加會議的權利者們的臉上,也全然看不

    到任何大陸剛剛全線解放的喜色。至于闌珊城中,則到處都是靜悄悄的,沒有哪家人家張燈結彩,仿佛地本州一戰全殲神族侵略者只不過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這一切,當然都跟雷色帝國的皇帝

    唐福,還有他的妻子,庫拉斯帝國的女皇游霞兒失蹤有關。有一種聲音是說唐福陛下其實已經犧牲在了地本州的最后一戰之中,但是不論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人敢公開提出這種觀點,立即就會被其他人一擁而上臭揍一頓

    。老百姓的心理壓根不用去琢磨,簡而言之,沒有人相信英明神武百戰百勝的唐福陛下會死。他還那么年輕!他的帝國正蒸蒸日上,他的臣民對他忠心耿耿,他的繼承人即將出世……跟普通百姓不同,有資格來參加這場會議的權利者們的心理活動,則要

    復雜得多。

    他們當然也極為認可唐福的功績,沒有唐福,神族侵略者說不定已經占領了蘭德大陸全境——最起碼不會如此干凈利落地被干掉。但是天下大勢到底會往哪一個方向走?后唐福時代的來臨又意味著怎樣的利益瓜分?這才是他們真正關心的問題。不過沒有哪個權力者會傻到公開將這些話說出

    來。唐福“失蹤”之前,已經用詔書的形式,明確將雷色帝國的全部軍事力量交給了對他忠心耿耿的精靈長老阿馬德里。唐福麾下的各支武裝力量的頭目,都已經在公開場合發表聲明,宣布服從唐福陛下的命令,擁護阿馬德里閣下執掌雷色軍隊。這也是全大陸之所以還保持著穩定

    和團結狀態的真正原因所在。要知道,全大陸的武裝力量的精華部分,幾乎全都集中在雷色。這是一支在跟神族的戰爭之中打出來的強軍,越戰越勇越打越強,可謂光耀千古,無人敢捋虎須。分化瓦解的招數也不用提,這支軍隊的核心不是精靈就是其他

    少數族裔,還有人類魔法師,每一個群體都是對唐福忠心耿耿的存在,而且互不統屬,幾乎沒有留下任何可以分化的空隙。從大陸各個地方趕來的權利者們一到齊,會議便立即開始。會議的內容也簡單到令人發指,在眾人的見證之下,柯仕仁和納羅瓦共同打開唐福事先封存的遺詔,

    經過幾位德高望重的大陸耆宿的檢視無誤后,柯仕仁宣讀了詔書。

    唐福在遺詔中說,趕走神族侵略者之后,雷色與庫拉斯將合并成為聯合王國,不再有皇帝,推行議會制度……在遺詔的最后,唐福特別提到,希望馮薩里陛下能夠善待千山帝國的子民,讓他們耕者有其田,人人衣食無憂。這份遺詔上,有唐福和游霞兒的親筆簽名,還有

    兩大帝國的正式印璽。馮薩里聽到最后,在會議中放聲大哭,全然不顧自己身為一國帝王的尊嚴和體面。在會議結束之前,馮薩里出人意料地表示,因為感念唐福陛下的恩義,馮氏皇族自愿放棄千山帝國的王位,千山帝國愿意跟雷色及庫拉斯一起合并成為新的聯合

    王國!最后會議就在某種似真似幻的情境之中落下了帷幕。沒有人會想到,原本可能如同一團亂麻一樣的戰后局勢,被唐福的一紙遺詔和馮薩里的心血來潮,便快刀斬亂麻地一錘定音了。不是沒有人想要提出異議,但是

    所有人一看到面色如鐵的大德魯伊,有多少小心思都統統打消得一干二凈了。有消息說,阿馬德里閣下已經接任了塞魯斯新精靈之森的精靈王,赫赫有名的精靈王遠征軍,以及精靈之森神威和神罰兩支軍團,更是名正言順地劃到了阿馬德里的麾下。有這支定海神針存在,任何妖怪都掀不起風浪。唯一違背了唐福旨意的軍隊,就是那支在地本州經歷了與神族的若干場苦戰之后,已經不到一百名精

    靈戰士的精靈王衛隊。他們在衛隊長莫斯的帶領下,拒不承認精靈王唐福的逝去,也拒絕接受阿馬德里的指揮。他們脫離了精靈之森,分為若干小組,從未放棄在大陸各處尋找精靈王唐福和圣女愛麗絲的努力。而在三大帝國合并的若干年后,來自射月原中的所有種族,包括唐福在大陸收服的少數族裔們,在精靈的帶領下遷居到塞魯斯,自成

    一體,從此不再與人類來往。在他們的心目中,始終認為是人類導致他們失去了自己的王。一部分和莫斯有著同樣想法的精靈們,也投入到了尋找精靈王唐福和圣女愛麗絲的努力當中。他們在大陸各處不停地尋覓著唐福的蹤影,每當希望落空,他們就會唱起精靈族古老的歌謠,繼續踏上未知的旅程。他們的腳步遍及整個大陸,從大雪紛飛的庫拉斯冰原,到荒涼無邊的千山天興州,再到南方無垠的沙漠,甚至連從來沒人敢踏足的大海,都留下了精靈的身影。從那時起,蘭德大陸上便一直流傳著精靈哀傷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