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詭異典當師:我的當品皆為神話 > 第254章 祝你成功哦!
  嗡嗡嗡!

  嘎拉拉!

  “腐鋸大人,您就從了吧!我跟你說,在我們這行,很少有我這樣的如此親力親為,還幫客人安裝【萬能手籠】的掌柜!”

  嗡嗡嗡!

  嘎拉拉!

  “呼嘎呼嘎!”

  嗡嗡嗡!

  嘎拉拉!

  “您出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季末,字守誠,號無良……優良散人!是街里街坊公認的季大善人,要是別的典當行,光是安裝費就得一千黑魂以上呢!我這免費送你,您有什么可嫌棄的?來,乖,把手松開,一點都不疼!”

  嗡嗡嗡!

  嘎拉拉!

  “呼嘎呼嘎!呼嘎呼嘎!呼嘎啊!”

  嗡嗡嗡!

  ……

  他奶奶的!

  不能說話的腐鋸在心里面大罵。

  這貨真的是人嗎?傳說他不是人類嗎?

  這是什么力氣啊!

  雖然說腐鋸因為身體缺陷,只能單手舉鏈鋸,而季末是用雙手。

  但雙方的體格差距可是相當巨大的啊!

  就這,竟然勢均力敵?

  而且季末單膝壓制著腐鋸的斷腕,腐鋸居然一點都不能動彈。

  就好像銹在了地面似的。

  這感覺……

  莫名有點熟悉。

  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侵擾著腐鋸,只是他還來不及細想——

  “呼嘎!!!!”

  終于,【鏈齒鯊】切在腐鋸的胳膊上,他疼的大喊一聲。

  鏈鋸也掉在了地上。

  膿血四濺。

  肉沫橫飛。

  “快好了!快好了!馬上就切下來了哈!哎?是不是這有點太好使了?”

  “切別人的時候沒這么……哎呀呵!”季末突然明白什么似的,曖昧一笑,“行啊!花花公子啊!”

  (*【鏈齒鯊】特效之一:【附加效果1:【寂靜海灘】,目標每與一位異性交換過體液,易傷提高100%】)

  “看來平時玩的挺花啊!看不出來,您還是個老海王啊!”

  “呼嘎!”

  “嗯嗯?你想說啥?不用謙虛,真的!我懂!男人都懂!”

  “呼嘎呼嘎!”

  “……”

  “呼嘎!”

  嗡嗡——嗡——嗡……

  【鏈齒鯊】停了下來。

  季末看了看那切了一半的手腕,又看看被他壓在膝蓋下面的斷腕。

  “(⊙o⊙)…”

  “切錯了?”

  “不是這只手?”

  “呃……”

  “等下,我好像也不是要切手來的……”

  “呼嘎!呼嘎!”

  腐鋸大聲抗議。

  龐大的身體來回的扭。

  “別動!本人季末,又稱季大善人,絕對會對你負責到底的!不然有損我們四季號當鋪的聲譽!”

  說罷,季末單手拿著【鏈齒鯊】,往一臉憤怒的腐鋸臉上一壓,空出另一只手,掏出酒瓶,咬掉塞子——

  噸噸噸!

  往嘴里一灌。

  “呼嘎呼嘎!”

  “腐鋸大人,您要不要喝點?喝了這個會很舒服!嗝~你就會像個任人擺布的小蘿莉~除了享受~還是享受~哈哈哈!”

  “呼嘎呼嘎!”

  腐鋸嚇得臉色蒼白,用力的扭,但這時候,卻發現他全身無法動彈。

  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絞索,將他好像要五馬分尸似的綁住。

  而身上金屬的部分莫名生出鐵銹,跟石頭地面緊緊的銹在一起(*對,鐵跟石頭銹在了一起)

  這種感覺讓他莫名恐懼。

  “好!重新開始!嗡嗡嗡!”

  “呼嘎!”

  “嗯?怎么不動啊?”

  “啊!沒啟動?那剛才的聲音是?嗡嗡嗡!”

  “啊!哈哈哈!(?????)是我自己著急了給配音了啊!重來!”

  嗡嗡嗡!

  腐鋸快要嚇死了。

  早就聽說這位是個爛酒鬼!尼瑪的!上門服務你還敢酗酒!

  而且,你酒量也不行,一瓶酒怎么就醉了啊!

  差評!我要打差評!

  ……

  嗯,這個,腐鋸倒是“冤枉”季末了,他之所以喝多了,是因為之前在大迷宮的時候“嘗”生命之水的時候他已經喝了不少了。

  而且米米也真是忠心,給裝的全是最高度數的“生命之水”。

  不多就怪了。

  ……

  “呼嘎嘎嘎嘎!!!!”

  墓園上空響起腐鋸撕心裂肺的怒吼聲。

  ……

  “呼——”

  滿頭大汗的季末一手拄著鮮血淋漓的【鏈齒鯊】,一邊叼著卷煙,輕輕吸一口,吐出一口煙圈。

  啊,勞動之后一支煙——

  爽!

  他叼著煙,轉頭看向腐鋸。

  “腐鋸大人,恭喜,【萬能手籠】安裝的很成功,現在,【腐爛的贈禮·活死人】已經徹底成為你的一部分,不考慮改個名字嗎?腐爛的贈禮……哦,好像還是腐鋸啊,不管怎么說……”

  他丟下煙蒂,用力踩了踩。

  露出一張爽朗的笑臉(`???)道:

  “不用謝!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本四季號當鋪從來都是秉承著以人為本的原則,誠實,守信,童叟無欺!”

  “呼嘎——”

  “哎?擁抱?不用這么客氣吧?我這個人其實挺靦腆的,哎?好吧!行吧!您是我們的vip客戶!我就破一次例吧!來吧!用力抱我吧!”

  “等下,腐鋸大人,你拎我的衣領干什么?”

  “等下,那邊是門口啊……”

  “腐鋸大人,腐鋸大人?”

  咣!

  季末就感覺屁股上別人狠狠的踢了一腳,然后整個人跟皮球一樣被踢飛到墓園的爛泥地里。

  就聽見石門重重摔上的聲音。

  季末摸了摸屁股,從地上站起來。

  兩眼看著緊閉的石門,不惱,反而嘴角揚起來。

  “哎呀,腐鋸大人真是心急啊,這肯定是想像血魔大人一樣……行,我把時間留給您自己,祝您成功哦!多多成功哦!”

  季末的聲音回蕩在夜空之中。

  “呼嘎!”

  墓穴般的石屋內傳來腐鋸憤怒的吼聲。

  季末一臉欠揍,不是一臉欣慰的站在原地。

  (* ̄︶ ̄)

  他把【鏈齒鯊】放在腋下,用力擦了擦上面的血跡,然后隨手甩了甩,扛在肩上,轉身走出墓園。

  打了個響指,一聲好似從地獄傳來的長嘶,【烏煙踏雪】凌空躍出。

  季末拍了拍那碩大的馬頭。

  然后翻身躍上馬背。

  “回家!”

  “咴兒——!”

  季末的身邊揚起一陣暗紅色的鐵銹之風。

  【烏煙踏雪】一聲長嘶,甩飛四蹄在黑暗的街道上飛奔。

  路過的怪物們只看見一團暗紅色的鐵銹之風席卷而過,他們紛紛嚇得瑟瑟發抖。

  這樣策馬揚鞭,季末莫名有一種既視感,熟悉感。

  塞外的風,江南的雨,鮮衣怒馬,仗劍天涯。

  仿佛,他曾經有過這樣的生活……這當然不可能,上輩子他凈忙著跟那些神棍玩耍了。

  何曾過過一天這種夢幻般的俠客生活呢?

  不過這種感覺真的不錯,讓他忍不住的,騎在馬上,口中吟誦道:

  “人說修仙成道好,我向無極走一遭。

  烏煙踏雪滄溟笑,子午玄門路迢迢。

  一劍光寒下九幽,一劍縱橫沖天表。

  縱身百死仇未解,莫說成仙恨已銷。

  請君獻首還舊報,酒撒墳前告鄉老。

  平生只問江湖事,哪管蒼天把誰饒?”

  剛吟誦完,季末愣了一下。

  這的確是鑒定【子午·滄溟】的時候讀到的那首詩。

  但……

  為什么,有一種這是我自己寫的的感覺呢?

  ……

  【【寄生腦】檢測到【未知記憶】已被激活】

  【【未知記憶】正在攻擊【寄生腦】】

  【【寄生腦】達到闕值】

  【激活詛咒【邏輯主腦】】

  【【寄生腦】進化——】

  ……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山青雪的詭異典當師:我的當品皆為神話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