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小說網 > 詭異典當師:我的當品皆為神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亂世人不如太平犬
  【時間記憶者指南針】

  【等級:稀有】

  【附加效果:【靈活磁場】不會被任何磁場或魔法干擾其準確性】

  【說明:一個樸實無華的黃銅指南針,指針轉來轉去,轉來轉去一刻不得停歇,難道是壞了嗎?將特殊的地圖紙放入指南針的背面,永遠指向正確的地點。】

  季末騎在馬上,手里拿著這只指南針。

  從黑商人皮蟲那里買來的指南針,據說指向的前方有【異典司柜】的線索。

  當然,一個僅僅稀有級別的道具,也就別要求太多了。

  這個指南針只能指一個大概的方向,至于在目的地的路上會遭遇什么,它是不會提醒你的。

  當然也不會提醒你,旅途上有可能遭遇的風險。

  價格和價值是相輔相成的,以它的價格,自然不會附帶太多的效果。

  比如說,它就沒有提醒季末,在穿越森林之后,他第一個抵達的人類聚集點,已經變成了喪尸橫行的村落。

  “啊……”

  “啊……”

  十幾個人類變成的喪尸漫無目的的游蕩在殘垣斷壁之間。

  村子的入口處,豎著五六個巨大的十字架,上面綁縛著被燒焦的尸體。

  “呼——”

  季末騎在【烏煙踏雪】上,面對此等慘象,他抽了一口煙袋。

  莫名的熟悉。

  來到這個世界的頭八十年,季末沒有直接跟黃昏十字軍打過交道。

  對于他們信奉的“圣教”,也交集不多。

  因為他主要的流浪地點是夜都——吸血鬼貴族的王城——附近。

  吸血鬼貴族跟縫合怪貴族不同,雖然兩者都是最強大的怪物,但相對于縫合怪貴族的隨性,肆意妄為,獨來獨往,吸血鬼貴族更重視族群。

  是屬于很少見的組織性極強的怪物。

  他們的王城夜都幾乎可以稱得上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堡壘。

  ——

  眼前的景象,讓季末想起了前世。

  上輩子他見過無數次被宗教局迫害的人,當然,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吱吱吱?”

  好像猜到他在想什么,坐在季末肩膀上咬襪子玩的阿金不屑一顧的叫道。

  季末皺了皺眉頭。

  “我是無辜的,他們給我指派的律師太爛了!再說,我當時還未成年,不應該負刑事責任!就算再多殺一百人,也應該給我無罪釋放!這些神棍,一點法治精神都沒有!”

  季末握著拳頭,一臉憤慨道。

  “再說,他們作為證據指控我的那個神庭養老院,明明就是那個養老院主動向我發起進攻的,我是正當防衛!你不知道一群八九十歲,拄著拐杖,坐著輪椅的退休主教有多兇悍!可嚇死爹了!我是迫不得已才拿散彈槍把他們全突突了!再說,那個散彈槍也不是我的呀!嚴格來說,兇手是散彈槍和他的原主兒!不是我!我是無辜的!”

  “吱吱吱!”

  阿金不想理他,也不知道這個賤人在嘟囔什么。

  它揉了揉小肚肚。

  好餓。

  “啊……”

  一個喪尸溜達到【烏煙踏雪】跟前。

  那怪獸般的巨馬睜著通紅的眼睛瞪著喪尸。

  “啊……”

  喪尸腐爛的嘴唇發出空洞的聲音。

  季末仿佛沒聽見,繼續跟阿金道:

  “人善別人欺,馬善被人騎,我就是人太好了,所以才被他們迫害,你就說吧,明明是我先躲進那個洗手間的,那個肥屁股主教一進來,就脫褲子,我能不能照著他的腚給他一槍嗎?沒有個先來后到?”

  “吱吱吱!”

  “嗯?”

  阿金捂著鼻子拿手指了指,季末順著它手指的方向看下去。

  喪尸伸出兩只手,正在往上撈。

  潰爛的嘴巴里流出黑色的膿液。

  “阿雪。”

  季末看了一會兒,拍了拍【烏煙踏雪】。

  啪!

  巨蹄抬起,落下,先把喪尸踢翻在地,然后一腳就連頭帶胸踩個粉碎。

  “吱吱吱!”

  阿金邪惡的嘲笑著那個被踩碎的喪尸。

  巨大的響動,引來了更多的喪尸。

  看著蹣跚的尸體,季末微微蹙眉。

  他眺望遠方。

  呼——

  季末吐出一口青煙。

  “總之,看來今天晚上,我們要換個地方吃飯還有睡覺了。”

  “我可不想睡著了之后,被喪尸咬啊。”

  “吱吱吱!”

  “你說話這么難聽呢?憑什么……喪尸都不惜得咬我!我有那么臟嗎!出門之前洗過香香的好吧!”

  “吱吱吱!”

  “要不,先找找看,還有沒有幸存者?還有吃的。”

  “吱吱吱!”

  “幸存者等于食物……喂,阿金,我說你啊,理是這么個理,但絕不是你以為的那個意思,社會不是這么混的,你不能竭澤而漁,我們要細水長流……”

  “吱吱吱!”

  季末順著阿金手指的方向,看見村子的正中有個鐘樓。

  鐘樓頂上豎著十字架。

  鮮明的圣教風格。

  這么說,這個村子……

  之前也是信光之唯一神的?

  那為什么會被屠村呢?

  不是說黃昏十字軍對于信徒是最強而有力的保護傘嗎?

  是因為有喪尸嗎?

  當然不是,人死了變成喪尸,在這個世界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

  有一些神明,就喜歡玩這種惡趣味的事情。

  比如說,葬神。

  說到底,會變成這種喪尸橫行的局面,還是十字軍宗教審判之后,尸體處理不利造成的。

  這種事,很常見。

  那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嗎?

  不過沒有幸存者,也很難問出個所以然就是了。

  去鐘樓吧,那里是村內的最高點,也許能找出點什么。

  季末慢悠悠的騎著馬,往鐘樓走去。

  尸臭在空氣中彌漫。

  無數的喪尸從兩邊的廢墟里面蹣跚而出。

  “啊……啊……”

  “啊……啊……”

  它們的身體幾乎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有的肚子被刨開,內臟拖拽了一路。

  有的浮腫不堪,似乎死于溺斃。

  有的身上滿是水皰,應該是被油鍋炸死的。

  ……

  從尸體死亡的狀態來看,他們最多死了兩三天吧。

  還有一些,被釘在十字架上,腳被木樁撕裂,嗚嗚呀呀的,艱難的向這邊挪近。

  看著這副慘象——

  “呼——”

  季末皺了皺眉頭,吐了口煙。

  “真是的,這樣,還讓我怎么快樂起來啊?”

  他在鐘樓前翻身下馬。

  “啊啊啊!”

  “啊啊啊!”

  喪尸們似乎是逮到了機會,一塊向他撲過來。

  “【猩紅快劍】。”

  碰!

  一些沒有變成喪尸的尸體背部突然爆開,緊跟著,從尸體中爬出畸形的劍士們!

  它們戴著三角頭,手上焊接著長劍,以整齊的隊列,守護在季末周圍。

  將喪尸和季末阻隔開來。

  【猩紅快劍】擋住了喪尸,而季末背著手,走上鐘樓。

  他剛推開頂板,突然敲鐘人的喪尸就從上面撲了下來。

  砰!

  【鏈齒鯊】一槍就把敲鐘人的臉打的粉碎,血崩了季末一臉。

  他摘下帽子,從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

  然后,順著扶梯走到鐘樓頂上。

  舉目四望。

  這村莊已經徹底的死了。

  沒有任何活人的氣息。

  常年跟怪物們混跡在一起,都快忘了,這個世界上的人類生活的到底有多么凄慘。

  季末坐在鐘的旁邊,一條腿伸出塔外,從萬能腰帶上解下水壺。

  擰開蓋子,一股濃烈的酒氣散發出來。

  他喝了一口。

  “喝嗎?”對阿金道。

  “吱吱吱!”阿金一臉嫌棄。

  “喂喂喂!別把話說的那么難聽好吧?我不是酗酒,我只是來的時候裝錯了!”

  “吱吱吱!”

  “不喝就不喝唄!切!我還求著你?”

  季末擰上蓋子,然后,把水壺收起來。

  他又四下里看了看。

  呼——

  心情不大快樂。

  他默默抽出【罪惡之劍】照著吊鐘——

  砰!

  就是一槍!

  這一槍,直接將吊鐘貫穿,并發出巨大的響動。

  鐘聲喚醒了整個村莊的喪尸。

  并且,一齊向鐘樓聚集而來。

  季末看著那些空洞無神的眼睛,臉上露出略顯悲憫的表情。

  “亂世人,不及太平犬啊。”

  巨大的響動之下,整個村莊都被喚醒了。

  站在高處的季末再一次確定,果然,這個村子沒有活人了。

  他轉頭對著正在向喪尸齜牙咧嘴的阿金道:

  “阿金,我看這個村莊四周不夠封閉,而且村子的北面是森林,如果有人提前預知了危險,應該會往那邊逃跑。”

  “敲鐘人的死因是腹部中箭,流血而亡。”

  “他不是當場死亡的,他有足夠的時間,敲響警鐘,給村子里的人報信。”

  “也許有人逃出去了,當然,也可能沒有,但……”

  “我們站在十字軍的角度上想想,他們聽見鐘聲,會不會派出小分隊搜索逃出村子的人呢?”

  “我在想,也許還有些十字軍的小分隊,分散在村莊一二里地的地方。”

  “沒準還有幸存者呢。”

  “所以……”

  他瞇起眼睛,看著他的伙伴。

  阿金怔怔的看著季末。

  那張小臉漸漸邪惡。

  “吱吱吱吱!”

  季末拿出支煙,點燃。

  呼——

  煙霧繚繞他的臉龐。

  “我們去向十字軍或者幸存者借點吃的和喝的,你看怎么樣啊?”

  “吱吱吱吱(燒殺搶掠)!”

  “噓——!小點聲!”

  季末一邊開心的笑著,一邊拿出【怪物假面】,戴在臉上。

  而此時,就在森林對面的山路上,一輛馬車正在飛馳。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山青雪的詭異典當師:我的當品皆為神話

  御獸師?